首页 玄幻 无极剑神

点击收藏后,可收藏每本书籍,个人中心收藏里查看

第0001章 烂泥少爷与凤凰女仆

无极剑神 火神 4797 2022-09-13 08:37:44

寒夜。

破旧小屋,烛火晃动。

屋子简陋狭小,独有一床一桌一椅。

床边,一名穿着素白剑服的少女轻拭眸下的泪,痛苦的看着床榻上的年轻人。

这人紧阖双目,面色发青,似处昏迷中,但看面相命不久矣。

嘎吱。

门被推开。

一名身材高大的青衫男子出现在门口。

“小姐,他估计已经死了!我会安排人给他收尸,时间不早,我们快回主家,若回去晚了,家主知你擅离主家,你我必要受责罚。”

“不……我不会去,我要留在这陪少爷。”

少女伏在年轻人的胸口痛哭着。

男子面色倏沉:“你忘记你的身份了吗?速速随我回去!”

少女眼眶红红,梨花带雨道:“少爷若有个三长两短,我还回主家做什么?夫人将我带入苏家,给我衣食,将我养大,如今老爷夫人都走了,仅剩少爷一人,我怎么还能离开?”

“你……”

男子脸泛怒色,还欲说什么。

“唔……”

这时,却听一记痛苦的呻吟声突从床榻上冒出。

少女一愣,止住哭声,急急朝床榻看去,只见那面皮惨白,模样消瘦的年轻人缓缓的睁开了眼。

醒了?

二人皆愣。

其实,苏云早就醒了。

但他感觉自己脑袋疼的厉害,浑身无力,动弹不得。

少女与那男子的对话一字不漏全部进入他的耳中,男人的声音很陌生,但少女的声音却那般熟悉。

倾儿?是倾儿的声音?

不可能,倾儿明明已经死了,可这声音……错不了才对。

苏云痛苦的想着,但刚回忆些往事,大脑便剧烈抽动起来,让他忍不住发出痛苦的叫声。

“少爷……”少女怔了瞬间,喜极而泣道:“太好了,您终于醒了!”

苏云缓缓睁开眼,映入眼中的,竟是一张久违了的绝世容颜。

女孩脸蛋标志干净,眸如宝石,唇如樱瓣,纯真且绝美,让人宛如看花一般,痴迷沉醉。

她年纪不大,约莫十五六岁,但身子已是婀娜玲珑,胸脯鼓胀胀的,着实是个国色天香的美人儿,尤其是此刻,脸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更显我见犹怜。

苏云怔怔的看着女孩。

“倾……儿?真是你?”

苏云喃道,声音干哑。

“是我……少爷,是我!”苏倾儿抓住他冰凉的手:“少爷,您一出事,我就从主家赶过来了,感觉怎样?好点了吗?有没有哪里还难受着?”

少女问东问西,言语充满关切。

“我?”

苏云疑惑的看了看自己。

这到底发生什么事?

熟悉的人,熟悉的场景,这似乎是苏氏外家自己所居住的那间小破屋里?

这屋子不是在自己离开苏家后卖掉了吗?

而且,倾儿她……不是已经……

苏云想不明白,脑袋晕乎乎的。

“吃了灵玄士一击还不死!哼,果然是贱骨头!”旁边传来一记冷哼,正是那名青衫男子。

“灵玄士?”苏云感觉大脑朦胧一片,记忆已不清晰。

苏倾儿急了:“少爷,你不记得今天的事情吗?”

苏云捂了捂额头:“这里疼的厉害,感觉……好多事情都记得不太清。”

“看样子脑袋被打坏了!”

那男子依旧冷嘲热讽。

“一定是灵玄之力的余劲还在体内未消除,这不碍事,吃些药就好了,只要好好休息,过几天一定能恢复的。”倾儿忙道。

苏云盯着少女,看着她那张美轮美奂的小脸,心头骤然抽动,突然,他猛地伸手,将之搂在怀中,再也不肯放手。

“少……少爷……”

少女微惊,还未反应,男人的汗味便扑入瑶鼻中。

她条件反射的挣扎了两下,但也仅仅是两下,便没动了,似乎默许了年轻人的唐突。那俏脸绯红一片,煞是可爱。

倒是青衫男子见状,顿时大急,几步上前扯掉苏云的手,二话不说拔出腰间长剑吼开:“放肆!苏云!你这个贱骨头,竟然敢打小姐的主意!我活劈了你!”

说完,便举剑朝苏云脑袋砍去。

铛!

一道剑气震掉那长剑,男子连连后退。

却见苏倾儿单手成诀,大量灵玄之力在那如葱般的手指处撩动。

“莫沙,你要干什么?他是我少爷!你休要伤他!”苏倾儿紧咬贝齿,愤怒的盯着男子道。

“少爷?也只有你还会认他做少爷!不过是个从内家赶出来的废物!你还在乎他作甚?你不要忘记,你现在可是我们苏家精心栽培的人,你以后的一切都已经注定,这个废物,你最好早点跟他撇清关系!”

“夫人老爷待我恩重如山!我绝不会弃少爷不顾的。”少女紧咬粉唇,坚定道。

“人要懂得变通,你看看这个废物,十八岁了,连灵玄徒七品境界都未达到!整日不思修炼,不是吃酒就是赌博,跟烂泥有什么两样?我听说你以前给她做丫头时,还挨了他不少打,这样的人渣你留恋什么?现在你贵为主家的小姐,他?外家的一介草民罢了!你们之间的身份已经不一样了,你还不明白吗?”

青衫男子喝道。

“你……不许你这般说少爷!”少女气的脸色涨红,生气道:“你给我出去!”

“快点与我回主家!”

“你若再不给我出去!今天我便不回主家了!”

“你……哼!真是无知!”男子无奈,恼骂了一声,甩手出门。

咚!

门被重重关上。

破屋内寂静一片。

如风雨之后的宁静。

少女因恼怒而显得有些发红的俏脸恢复了几分,透过门缝,她小心的瞅了瞅外头,随后悄悄从蛮腰处的腰带内侧取出一个灰褐色的小袋子,轻轻的塞进了年轻人身上的棉被下。

但,她的柔荑刚伸进去,便被一只手抓住了。

少女一怔,抬头望去,却对上一双平静的眼。

“这是什么?”苏云问道。

“钱啊。”苏倾儿微声说道,生怕外头人听到。

每个月苏倾儿都会给苏云一笔灵币让之开销。

“你哪来的钱?”

“倾儿不是跟少爷你说过吗?主家的待遇很好的,每月都会给倾儿不少灵币,倾儿用不完,便存下给少爷啦。”

苏倾儿低着脑袋轻弱道。

“你连撒谎都不会。”苏云摇了摇头:“你每个月只有300灵币,但你却一分不用,全部给我,对吗?”

少女芳心轻颤,脸泛惊讶。

少爷怎会知道这些?

“今天是几号?”苏云又问。

“星元1001年3月3日。”

苏云一听,沉默了。

“少爷,您……怎么了?”

少女疑惑。

但下一秒,她再度被苏云抱在了怀里,且越搂越紧。

“倾儿,对不起。”苏云轻道。

一句简单的话,却在他心中藏了整整十五年!

苏倾儿满头雾水,根本不明白自己的少爷到底如何了,总感觉少爷挨打后,整个人怪怪的,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

许久,她才轻轻开口:“少爷,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要好好的活下去,为了老爷夫人,也为了你自己,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好吗?”

苏云点点头。

苏倾儿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轻从其怀离开。

“少爷,时间不早了,待会儿我让灵医过来给你看一看……我该回主家了,这一次家主去了天威门办事,不在主家中,我便偷跑过来,万一被家主知道,倾儿不怕被罚,却担心连累少爷,所以……倾儿先离开了,钱你拿着,自己多买点吃的穿的吧。”

“不必了,倾儿,这些钱,你拿走吧,以后也不必再让人捎钱过来了。”苏云抓起那个钱袋,丢向少女。

少女微愣,接住钱袋诧异的看着苏云:“少爷,是觉得钱少了吗?”

“不是,只是……不想再这样活着了。”

苏倾儿微怔了怔,眸望那人。

却见他挤出一点儿笑容:“好了倾儿,快回去吧!”

“少……少爷,您……没事吧?”

“我好得很。”

“可……”

“快走吧!你继续留在这儿,让家主知道,我也要倒霉的。”

苏倾儿暗咬粉唇:“那……少爷,如果你有什么困难,请尽快告诉我,倾儿会为你分忧解难的,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倾儿都会站在少爷身边。”

“嗯。”

少女有些踟蹰,一步三回头,最终还是离开了破屋。

苏云深深吸了口气,望着摇曳的烛火,心头升起万千惆怅。

哐当。

不多久,门又被推开。

但走进来的并非苏倾儿,而是之前的那名青衫男子。

“你们还没走吗?”

“我支开了她,特地回来跟你说几句。”

青衫男子目如寒剑般盯着苏云。

“什么话?”

“好话!”

“说说。”

“苏倾儿虽然只是你娘捡来的孩子,但她天赋异禀,以后要为苏家担当大任,任道而重远!而她以后的伴侣人选已经定下!虽然她还感恩于你娘当年对她的厚待,但现在你们已经完全不是一路人,你看看你自己,跟烂泥有什么区别?再看看她,已是枝上凤凰!你就别妄想癞蛤蟆吃天鹅肉了,明白吗?”

苏云未语。

“好自为之吧!苏大少!”青衫男子冷笑一声,转身欲走。

“我想问一下。”这时,苏云突然开口。

青衫男子止步,扭头看着他。

“与倾儿结下婚约之人,可是那天威门掌门之子天涉?”

青衫男子面露一丝惊讶:“你怎么知道的?”

“这是秘密吗?”

“倒也不算,不过当前应该只有她还不知道!天威门大名相信你也耳闻过,人贵有自知之明。若不想连外家都没得待,就老实一点,不要再纠缠小姐!否则不说天威门不会放过你,就连苏家上下,也绝对容不下你!”

说完,门合,人离。

苏云躺在床上一动未动。

刚苏醒时,他的大脑一片朦胧,但此刻却已恢复,记忆无比清晰。

刚才苏倾儿与那青衫男子的一番话已经让他心头确信了。

自己重生了。

在记忆当中,苏倾儿早就死了。

记忆中,苏云十岁时便踏入灵玄徒五品,为苏家有史以来最有天赋的天才,那时的苏倾儿都不及他,二人一直都被苏家人关注,是最有希望进入主家的人。

可令人费解的是,十岁踏入灵玄徒五品后,苏云的天赋仿佛耗尽,在今后的八年时光里,他的修为一直缓步前行,直至十八岁,也才灵玄徒六品。

苏云失去天才光环,逐渐被人们遗忘。

父母在数年后遭遇妖兽之祸离去,接二连三的事让苏云变得自暴自弃,对生活充满了绝望。

他每日饮酒度日,染上赌瘾,父母留下的财产输的精光。

反观苏倾儿,依旧才气逼人,天赋异禀,未到十八岁,已进入灵玄士境界,被直接接入主家栽培。

而苏云却在十八岁最后一次实力测试中被鉴为‘灵玄徒六品。’

按苏家规矩,他将会被发配至外家,且失去一切内家特权。

苏家就是这样残酷,优胜劣汰。

正因如此,对从内家赶至外家的结果异常不满的苏云,只身前往内家管事府上抗议,遭到毒打,这才昏迷不醒。

这是这一世的内容,而按照上一世的记忆,这事情还未结束。

苏家想要攀上天威门这棵大树,特意安排了苏倾儿与天涉的亲事,苏倾儿姿容倾城,天赋异禀,是最为合适的天赋伴侣,不知被多少人钦慕,就连家主的几个儿子也对之垂涎三尺。

天涉这个风流成性的纨绔子弟对此完全没意见,但苏倾儿却极力反对这门亲事。

可她反对又有何用?婚期已经定下,只待修为突破便要嫁入天威门,被逼无奈的苏倾儿见事已至此,便打算离开苏家,临行前,她特意来寻苏云,但那一夜,苏云却依旧喝的烂醉如泥,错过与倾儿最后的离别。

苏倾儿逃离苏家并没有多远,便被苏家人与天威门高手追上,谈判无果后,天威门掌门恼怒之下,一掌将之打死。

苏云记得,那是星元1005年5月9日的夜晚。

苏倾儿死后,苏家宣称苏倾儿患病不治身亡,起初苏云还信以为真,但到后来,他无意间从一名内家的叔伯嘴里得知事情的真相。

由此,一直浑浑噩噩的苏云醒悟了。

最后一名亲人的离去,让他真正认清了自己,也认清了这个世界。

没有人再会每月捎钱给他,没有人在他患病受难时跑来帮助他照顾他,没有人再会真正的关心他。

苏云发现自己失去了一切,也才明白,自己欠苏倾儿还不清的恩情。

他决定复仇。

然而天威门掌门是那般容易对付的吗?连灵玄士境界都未踏入的人怎么可能敌得过?这简如天方夜谭。

但苏云没有因此而放弃,他离开苏家,四处游历,到处拜师,寻访高人,提升修为境界,磨练心性,戒骄戒躁,将过去一切全部摒弃。

可即使这样,人也始终无法进入灵玄徒七品,那些名师高人对此都无可奈何。

越发绝望的他,最终踏上了一条不归之路,他潜入妖魔大陆,寻到魔宗,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拜入魔宗门下,换掉一身人血,以魔血代替,遁入魔道,渴望获得邪魔之力。

但现实无比残酷,即便魔血被换,也依旧难获修为。

仿佛上天要将他赶尽杀绝一般,苏云彻底无路可走。

直到山穷水尽之际,一次偶然让他接触一名世外高人,这才真相大白。

原来苏云之所以突然间天赋丧失修为难进半分,其缘由在于他身患奇症。

这是一种灵修者才会患的罕见病症,千年难出一例!知道此病的人凤毛麟角,而解除方法也不困难。

这消息如黑暗中的一束光,让苏云重获希望,但他还未来得及去治愈这病症时,便遭遇正道仙门群攻魔宗。

报仇心切的苏云见这是个好机会,已等不及治愈病症。治愈了病症,也要花几十年的时间修炼,而且未必能够击杀天威门掌门。

但现在,不一样!

他精心设下计谋,妄图用计斩杀仙门领袖,用之首级换取功勋,晋升魔宗高官,再借用魔宗力量覆灭天威门。

然而,他低估了仙门领袖的实力,未谋虎皮,反被虎食,最终被之击杀。

死后,意识却回到了这破屋之中,回到了十五年前,回到了倾儿出逃苏家的三年前,自己从内家驱赶至外家的第四天……

“这是上天给我的一次机会吗?”

苏云喃喃。

一个誓言在他心中生出。

作者感言

火神

火神

此作者暂时没有公告!

目录
目录
设置
阅读设置
弹幕
弹幕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反馈
反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