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言情 一姐[古穿今]

点击收藏后,可收藏每本书籍,个人中心收藏里查看

第2章 贱男去死2

一姐[古穿今] 柠柒 3511 2022-09-06 13:11:53

经过了原主的科普后,商夏懂了很多事,比如现在的年代是她所在的千年之后、比如她为什么会进监狱、比如原主要让她报什么仇。

当然,最重要的是,她现在年纪还没有到十八岁,所以待的是十八岁以下被称为未成年人监狱的少管所。

但即使是少管所,这里的犯人有一些也都是很可怕的。

原主会让商夏来的还有一个原因是,前些天她不小心惹到了这里的狱霸。原本原主是想着好好表现早点出去,眼看着她还有几个月就要刑满释放了。

没想到得罪了狱霸,顿时就被处处欺压,在这里的日子过得比以前的四年艰难许多。

原主本想着自己就快出去了,忍一忍,一旦她忍不下去闹了事,不管原因是什么,都可能影响到她出狱。

她要不了多久就要满十八岁,如果在这之前不能出狱,就要从少管所被转到监狱里去了。

恰好这时候表哥来探监时又说起了那个贱男人一家的小动作,说她很可能会无法释放而是转到监狱去。

原主终于绝望了。

于是穿越来的商夏出现在了她的身体内。

虽然她还有些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出现,或许这个女孩是她的后世?无论如何,既然能活着,谁会愿意死呢?

尤其在听了原主说了自己进来的原因之后,商夏顿时就对她的情绪感同身受,就算原主不提要求,她也会尽快出狱,然后,找上那家人让他们血债血偿。

商夏始终相信,这世上是有公道的。

如果这公道老天不给,那她就自己拿。

===

第二天起床,商夏按时按点规规矩矩地刷牙洗脸上厕所,然后去跑步。

因为得罪了有后台不好惹的张静晓,还一脚把一群人都踹倒了,原本同一个监房还会和商夏说几句话的人现在也都不搭理她了。

不过商夏也不在意。

跑步的时候,日常有人使坏,但是对于商夏来说这都是小意思。

见到伸腿绊她的,商夏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小腿用力一撞,那人就倒抽着冷气缩回去了;还有故意肩膀撞她的,也被她灵活地一侧身那人用力撞过来却扑了空,就是一个趔趄。

商夏刚刚穿过来的时候就是这个待遇,她以为这是监狱里所有狱友都会遭遇的家常便饭。在经过了原主的解释后她才知道,原来是因为自己得罪了狱霸1210的缘故。

原主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得罪了她,也根本不知道1210的名字。

晨跑过后吃过了简陋的饭菜,就要开始上午的训练了。

站军姿对于商夏来说是小意思,根据原主的说法,得罪了狱霸后她经常在训练时被别人搞小动作,往脸上撒灰、鞋子里撒石子、或者随机应变能抓到虫子就往她衣服里扔,总之方法千奇百怪,没有什么不可能。

商夏听得直眨眼,这里的人花样比她那里可多多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她就见识了一下新花样。

牢里的没有油水又简陋,每天体力消耗又比较大,而且大家还都在长身体的时候正需要多吃,基本上每个人每天都是吃不饱的状态。

商夏对此早有心理准备,因此即使一碗稀的见底的汤、一个白馒头,她也十分珍惜。

中午她正喝汤的时候,突然有什么砸在了她的汤里,温热的汤水溅了她一脸。

商夏抬起头,午饭时间是难得的自由活动时间,组长和班长们都不在,所以此时站在她面前的是几个双手抱胸,只看神情就不好惹的人。

一群少年,还有个共同点是看不太出来年龄。

“什么意思?”商夏低头看一眼被扔了卫生纸包着秽物的汤碗,抬起头语气慢吞吞地说道。

“这些天你还没学乖?现在你就算想告诉我你怎么进来的也没用了,等着,以后的日子更精彩。”男孩神情冷漠而又残忍地说完,站着的几个人转身走了没几步又坐在了人群当中,再也找不到了。

商夏却十分冷静地盯着淹没在人群中的那个说话的男孩片刻,继续吃自己毁了一半的饭。

怎么进来的?

原主就是因为这个问题得罪了人吗?

这个世界监狱里的规矩跟她们那个……现在称为古代的牢狱里面,似乎有些不同。

下午是要上课的,每天都是思想教育课、刑法课。

思想教育课需要每个人都上去搞思想汇报,总结自己这一段时间学习了什么。

商夏坐在板凳上拿着自己的小本本和笔装作在膝盖上认真做笔记的样子,其实正在听站起来的那位同学磕磕绊绊的汇报总结。

“在少管所的日子不好过,心里最不好过,我日日夜夜都在后悔当初为啥要犯罪,我悔、悔得肠子都青了……一晃眼我都十五岁了,我想着,如果当时没有一时冲动砸出那一板砖,现在我应该在初中上学。因为冲动,因为做事不经大脑,我一家都被我毁了……”

“在这里我每天接受党和祖、国的深刻教育,深刻认识到了祖国的好我的坏,我觉得我配不上祖国这样的好,我不是人!感谢国家和政、府给了我改错的机会,以后我一定积极向上做个好人,再不使坏……”

商夏正在笔记本上记录轮到自己汇报时候的关键字,听到那孩子说得哽咽了,似乎要流泪,她抬起头看了一眼,结果那瘦伶伶的男孩脸上却没什么表情。

怎么回事?

然后就听到坐在右侧的管教站起来:“2122你怎么回事?这是你上个星期的思想汇报!怎么?你这一个星期都没有思想进步?抄以前的、思想觉悟也不过关!你这是想受深刻教育?”

说着说着就一手放在腰间往那男孩旁边跑。

商夏就看着那男孩熟练地往地上一躺双手抱头蜷缩成一团开始熟练地嚎叫:“管教我错了,我实在写不来,对不起,我辜负了党和祖、国,我得到了深刻教育,就是不会写!我小学没念完写不出来,求管教理解!”

男孩嚎叫的声音响亮语气还很真诚,但是老老实实缩成一团一动不动。

所以最后那个穿着灰色预警服的管教还是没有动用腰间的警棍,而是用力朝着他屁股腰上重重踹了几脚,把人踹出一米多远。

那小子也不叫疼也不逃跑,就像踢的不是自己一样,嘴里只是认错。

管教又追着踢了几脚,就不耐烦地说:“站起来!回座位上去!”

地上的小子好像没事儿人一样,打个滚就动作熟练地站起来衣服一拉,敬了个礼飞快地跑回自己座位了。

商夏看着下一个人上去,也是一样的语气真诚,脸上却是麻木的表情。

她都听出来了,这个作文写的还不如上一个,干巴巴的反复都是几句感谢党感谢政、府感谢管教感谢组长班长……

大概是实在没得写,连监狱食堂都感谢了一通。

商夏听了几个人,勉强也知道轮到自己要怎么说了。但是这个是每个星期都要汇报一次的,次数一多估计她也够悬了。

正想着呢,从自商夏左边上去一个留着一样短发的姑娘,看起来年纪跟她差不多大。

但是跟其他人不一样的是,她的脸上是带着笑的。而且不是那种一本正经的微笑,而是嬉皮笑脸的一看就是需要受点“教育”的。

商夏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管教,果然皱着眉头,却没有说话。

“尊敬的秦管教!您好!在这里已经三百七十八天了!也就是说!我受到您和其他叔叔阿姨哥哥姐姐们的教育已经有三百七十八天了!”

她语气加重,强调了一下这个数字,商夏有点不明所以。

却见管教撇了撇嘴,还是很不满意的样子。

“遥想当年我也曾经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每天在家孝顺父母,在校尊敬老师,学期末还能拿三好学生奖状,只因为一失足,就变成了一个少年犯。我知道,我给咱们少管所也给管教添麻烦了!还给国家和党造成了巨大损失!我深刻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内心不停在反思。所以我一直很有决心,在这里也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认真聆听管教和班长们的教诲,争取好好表现,早日出狱,重返校园好好学习,像伟大领袖毛爷爷说的那样,早日为国家做出伟大贡献!”

“总之,我一定会配合少管所的所有工作教育安排,感谢管教对我的深刻教育。祝您身体健康工作顺利,好人一生平安!”

管教翻了个白眼。

然后商夏头一次看到那个严厉的女管教露出了类似似笑非笑的表情。

“5666你这思想汇报回回都要数个日子,然后把上回的汇报感谢低顺序颠倒再来一遍,我都会背了。下回再这样别怪我教育你。还有你那次次结尾的好人一生平安!下回不允许再出现,否则就要再接受教育记住了吗?”

嬉皮笑脸的5666一秒钟端正了表情挺胸抬头做出站军姿标准姿势,然后用力朝着管教敬了个礼,大声说:“记住了!谢谢管教指导!”

“下去。”

“是!”

下一个继续上去。

商夏一直看着5666从上面走下来,坐在了自己左手边,然后不等她说话,那女生就坐得笔直笔直的目视前方看着下一个上去汇报的人,口中悄悄说:“咱班上没有新进来的,你这表情怎么跟新来的似的?”

商夏连忙低声请教:“什么样的表情才不算是新人的?还有,你跟管教关系不错?”

“看看同学们的表情,跟他们学着点。在这里的人谁不想巴结上管教少挨打挨骂多完成工作任务啊?我就是凭着聪明伶俐成功巴结上了一点而已。你看我这身子骨,挨得住几顿打?不巴结上管教,早就活不下去了。”

商夏眼睛余光看了看她,一眼就看出来,别的狱友瘦是因为吃的不行而且在这里的人每一个精神头都跟正常人不一样。但是这个代号5666的女孩不一样,可以看出来身体是因为生病造成的那种虚弱,而且这个人身上有一股活泛的精气神在。

“谢谢。”商夏调整了一下表情,一边手下不停的记录,一边继续说道,“我叫商夏,你叫什么?”

“我叫宁采苹。不过我更喜欢你叫我5666,我觉得这个代号很适合我。”

两个人聊了几句,就轮到商夏上去了。

她已经记关键词记得差不多了,再加上很机灵的5666的指点,所以也顺利通过了。

休息的时候,商夏就问起宁采苹怎么进来的。

宁采苹脸上的表情云淡风轻的。

“我是农村出来的,读书好,我爸妈在工地上干活供我读书。我奶偏心,说我们家就一个丫头片子不该费那钱,逼着我爸妈把赚的钱交给她拿回去给大伯家养儿子。我爸没同意,她跑我们家闹。骂我爸打我妈,搅和得我们家过不下去。我爸在家睡不好,去工地上摔断了腿,我奶还住着不肯走逼着要钱。我从央视那个法制节目里学了个法子,给我奶下药把她给弄傻了,我就进来了。”

商夏觉得人家都这么坦白了,那自己不说也不合适。

“我那个数学老师骗我去补习,在宿舍里想占我便宜,我反抗的时候戳瞎了一只眼。他家有关系,就给我判了好几年。”

宁采苹看了看周围,压低了声音说:“什么?你是Y城一中的?我听说过学生戳瞎老师眼的事,到处都传着说是因为一个学生上课被那个老师点名批评所以报复他戳瞎了他一只眼。”

商夏沉默了几秒钟:“当时我是我们的年级前十名,班上前三名,老师上课都是点名表扬我,没有批评的。”

宁采苹眼圈瞬间红了。

作者感言

柠柒

柠柒

此作者暂时没有公告!

目录
目录
设置
阅读设置
弹幕
弹幕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反馈
反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