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逍遥小仙农

点击收藏后,可收藏每本书籍,个人中心收藏里查看

七彩锦鲤,青帝传承

逍遥小仙农 辣条一块钱 2758 2022-09-08 12:45:41

桃源村,溪水潺潺,两岸草丛茂盛,蝉鸣鸟叫。

石头浅滩。

青年正在垂钓。

可爱的小德牧蹲坐,很认真盯着水面。

当浮标抖动,水面泛起波纹时。

“嗷嗷嗷~”德牧兴奋地叫起来,提醒主人鱼上钩了。

叶小凡赶紧起竿。

“我靠,谁这么没公德心,烂拖鞋都丢进河里!”

叶小凡一看收获,破口大骂。

一只烂拖鞋卡在鱼钩上,悬空摇摆,仿佛在嘲笑他。

德牧急得跺脚,鱼呢,鱼呢?!

叶小凡烦躁地将拖鞋摘下,往后一丢。

他小半天的收获不少,易拉罐、西瓜皮、破内衣……

水桶里,只有三两只指头大的鳑鲏。

看这架势,今天又要白忙活了。

他还指望钓些鱼,加加餐呢。

“唉,诸事不顺。”

叶小凡重新将饵料挂上,重重一甩杆,鱼钩落在河中心。

叶小凡自毕业后,就留在了省会城市工作。

工作一年多,工资堪堪破7000.

虽说买房无望,但事业也算有点盼头。

因为看到经理试图猥亵美女同事。

他愤而阻止。

事情闹大后。

哪想到……女同事和经理倒打一耙。

工作丢了就丢了,没什么。

让他破防的是,那名女同事明明当时激烈反抗,自己这才出手制止,为什么又要反咬自己一口。

在女同事造谣下,自己反而成了猥亵的色狼……

那些目击者,都没有站出来。

叶小凡无力辩白。

在那之后回到了乡下。

唯一值得开心的事情,就是在回来的路上,捡到了这只30多天大,可爱的德牧。

取了个很俗的名字,旺财。

旺财真的很聪明,安静蹲坐,瞪大眼睛,盯着河面。

一旦浮标动了,它肯定第一时间叫起来提示叶小凡。

叶小凡得以偷懒,刷着手机,盘算着赚钱门路,找一下工作信息。

毕竟他也不可能长久待在乡下。

突然,“嗷嗷嗷!”

“又上钩了?!”叶小凡惊喜不已,这一次总不会是烂拖鞋了吧?

他赶紧起竿。

河面破开,荡起浪花,钓鱼线带起一条七彩斑斓的大鲤鱼,在空中摇曳。

七彩鲤鱼挣扎摆动。

颜色氤氲,折射彩光。

太过诡异。

且按理说,半米长,少说三四十斤的奇怪鲤鱼,挣扎起来,本该十分剧烈才对。

就算扯断鱼竿钓鱼线,也不算反常。

可叶小凡感觉不到任何挣扎的力度,轻飘飘的,根本毫不费力地抽回鱼竿。

这条七彩鲤鱼,仿佛没有重量。

攥着钓鱼线,七彩鲤鱼随之到了跟前。

叶小凡看的更加仔细,更加吃惊。

七彩的淡淡光芒,竟然是从它身上散发出来,而不是反射阳光。

旺财歪着头,感觉疑惑。

七彩鲤鱼还在挣扎摆动,钓鱼线晃荡。

当叶小凡惊奇地伸手触碰,深入彩光之中。

探进鱼身中。

手仿佛进入另一个空间,触碰到了一块坚硬的物体。

彩光凭空消散。

七彩鲤鱼消失不见。

他手里多了一块镌刻小篆的青铜令牌,依稀看到了“青帝”二字。

可下一瞬,叶小凡攥着令牌的手,一阵刺痛。

他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头晕目眩,乾坤倒转。

叶小凡瘫软倒地,陷入古怪梦境中。

仿佛置身于另一个神奇世界。

汇聚龙凤、麒麟、白泽等珍禽异兽,满是奇花异草的桃源仙境。

钟鼓齐鸣,瑞彩异象中,有玄妙道音回荡。

“持吾令牌,得吾传承,入我一脉,青帝永存,永世不朽……”

叶小凡行走在神秘的世界中,无数珍奇异兽,或狰狞或霸气的庞大生物,围绕着他,表现善意。

十分奇妙的梦。

一篇玄而又玄的篇章,融入进叶小凡的记忆中。

感受到脸上一阵湿润,睁眼一看。

原来是旺财这家伙,正在舔他脸。

一看叶小凡苏醒。

旺财欢快地蹦跳,后退一些。

叶小凡纳闷地坐起身来,“我是睡着了,做的梦?”

不过,随之浮现脑海的是一道名为‘青木诀’的修炼法门。

繁杂神秘,字体奇怪。

偏偏他又能清晰理解其中意思。

那块青帝令不知所踪。

叶小凡疑惑重重。

但好奇之下,他盘腿而坐,尝试着按法门来修炼。

丹田内,一缕青绿之气,随之在四肢百骸窜行,缓慢壮大。

神奇的力量窜行的同时,为他洗脉伐髓。

身体糟粕杂质缓缓从毛孔排出,逐渐覆盖皮肤。

他的体质一步步蜕变。

整个人成了泥人,臭不可闻。

许久之后,叶小凡被气味臭醒。

旺财已经躲得老远,一脸嫌弃。

他顾不上这些,体内名为青元的力量,在缓慢运转。

臭泥下的身体,肌肉线条清晰,腹肌隆起,变化十分显著。

天地都仿佛变得清澈。

流水潺潺,虫鸣鸟叫,声音清晰。

他甚至能看到对岸搬家的一队队蚂蚁。

这是青木诀带来的变化?简直神了!

七彩鲤鱼、青帝令怎么来的,他不清楚。

但这一门青木诀,能够助他蜕凡脱俗,拥有神奇力量,足以改变人生。

叶小凡又惊又喜。

“先洗个澡。”

他站起身,冲向河,扑了进去,荡起一阵浪花。

旺财小心翼翼,也踩进河里,狗爬式游着。

一人一狗,玩了一会儿。

半小时后,叶小凡重新上岸,在岸边欢呼大叫。

哪里还想着钓鱼。

捡起鱼竿和水桶,就往村里走去。

河流离村子只有五百米不到的距离。

从草从小路出来,进入村道,依稀能看到一栋栋茅屋土房。

村口斜插“桃源村”三字的老旧村牌

五个老汉聚在一块,或靠在石碑,或坐在长椅上。

抽着旱烟,吹牛声音传得老远。

什么隔壁村的谁谁嫁了个金龟婿,某某家小孩赚大钱了。

眉飞色舞。

仿佛是自家的大喜事。

叶小凡和旺财朝村子小跑过来。

数双眼睛投去目光。

一看叶小凡浑身湿漉漉的,几人或摇头叹息,或无奈笑着。

“陈大爷,黄大爷……中午好啊。”叶小凡打了个招呼。

“大学生,又去钓鱼了。今天收获怎么样……你掉进河里了?”李老汉呵呵一笑。

“玩物丧志啊,多大人了,还整天钓鱼。要不要我让陈狗子在工地帮你找个活干。”

“你爸妈供你读书不容易,不要这么贪玩啊。富贵没上过学,现在一年赚十来万……”

“你大学年下来,八九万也要吧?怎么也得比他们赚更多钱才对。”

“你爸妈很辛苦,多帮他们干点活,打理一下樱桃园。”

“……”

这些个村里长辈,在招呼过后,或摇头叹息,或语重心长告诫。

叶小凡县里第三名的成绩,考上大学时。

十里八乡都传开了,他成了附近孩子的榜样。

当时多风光啊。

家里门槛都被踩坏了。

但彼一时此一时。

学历并不重要,会赚钱才是本事。

这不,工作一年了,叶小凡既不是公务员,也没赚到钱。

更不知道是谁在村子里散播谣言,他是因为猥亵同事被开除的。

叶小凡越发成了村子里的反面案例。

这些老大爷,没有说些更难听的话,已经十分克制了。

叶小凡哈哈笑着,顺着点头,“明白明白,这不是事情做完了,才去河边钓鱼的。”

“你们慢聊,我要回家换衣服。”

老汉们叹气,目送叶小凡离开。

“三年前他爸弄了个几亩樱桃,我借了他5万,现在还欠我2万元没还呢。”李老汉无奈道。

“直接上门要啊。”

“乡里乡亲的……”

“那也不能借钱不还吧。刚才就该跟小凡开口要的,你这家伙,畏首畏尾的干嘛?”

“算了,晚点再找他爸问问吧,没必要跟小孩子说这个。”

“他好歹出去工作大半年了吧,怎么也有些钱剩。”

“……”

老汉们又开始议论起和叶小凡的一些同龄人。

那些个高中辍学或没继续上大学的青年,哪一个赚的不比叶小凡多?

读书有什么用呢!

不过,叶小凡没有听到。

他跑进村子。

旺财欢快地跟着。

村路泥泞坑洼。

突然,左侧红砖小院,一个物体飞出,划出弧线。

好在叶小凡反应及时,往后一躲,躲了过去。

砰!

瓦盆碎裂,泥土散开,一株二十多公分高的小树,斜躺在草地。

“嗷嗷~”旺财朝丢东西的人狂吠。

“哟,这不是咱们村的高材生吗?”

阴阳怪气的笑声从院子传出。

作者感言

辣条一块钱

辣条一块钱

此作者暂时没有公告!

目录
目录
设置
阅读设置
弹幕
弹幕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反馈
反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