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幕后

点击收藏后,可收藏每本书籍,个人中心收藏里查看

第2章 怀疑

幕后 长风 1917 2022-09-16 09:07:20

客厅内的旧沙发确实不好睡,不但小,而且又冷又硬,才睡了两个晚上,陆希言就觉得浑身腰酸背疼。

回国差不多三个月了。

陆希言的父母在日军进攻上海的时候,死在了闸北大轰炸中,尸首埋在了瓦砾之下,最后被发现的时候,已经看不出人样了。

他当时人还在法国,后事都是孟家父子帮忙料理的。

当当……

自鸣钟敲了十一下。

陆希言睡不着,不管是因为沙发又冷又硬的愿意,他是有心事。

爬起来,披上大衣,走进书房。

从书架上抽了一本书,刚坐下来,翻看没几页,就听到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孟繁星端着一杯热水进来了。

“有事?”

“我听见外面沙发上,翻来覆去的好几回,是不是我在这里打扰你了?”孟繁星不好意思的问道。

“梅梅,咱们两家也算是世交,你能给我一句实话吗?”陆希言放下手中书,认真的问道。

“安子哥,我……”孟繁星一下子沉默起来,有些话她不能说,否则她也用不着有家都不敢回了。

“算了,我不为难你了,从小到大,你都是极有主见的一个人,不需要别人替你操心。”

“过两天就走……”

“别介,我没有撵你走的意思。”陆希言诚恳地说道,“我只是希望你能帮我当成是你的朋友,我虽然只是一个只会看病的大夫,但如果你需要的话,还是可以帮得上忙的。”

“谢谢,我知道了。”

“哎……”

陆希言摇头一叹,孟繁星这三年来音信全无,孟祥生、孟浩父子是到处求人帮忙寻找,都没有任何结果,只当她早死在外面了。

谁又会想到,她突然回来了,还改了名字,原来的她并不叫孟繁星,而是叫:孟君梅。

思绪回到两天前的下午,陆希言被一个病人打电话叫过去出诊,回来的时候……

几个日本便衣手持武器,沿着霞飞路往宝昌路方向追赶一身穿灰色风衣女子,那女子惊慌失措,赤着脚,寒风刺骨……

在摔到在他面前的一刹那间,陆希言认出了孟繁星,孟繁星也认出了陆希言!

阔别五年,谁都没想到,青梅竹马的两人会在这样一个情形下相遇,没有犹豫,陆希言拉起孟繁星就冲进了一条弄堂。

后来,法租界的巡捕来了,与日本便衣冲突起来。

他们才得以顺利脱身。

之后,陆希言将孟繁星带回了自己家中。

他本来就不太宁静的生活就更乱了。

孟繁星不愿意回家,他能理解,被日本人追杀,铁定跟“抗日分子”有关系,而她弟弟又是法租界的巡捕。

孟浩这人他了解,平时大大咧咧的,可这心思随他爹,那可是粗中有细,这在法租界贝当捕房,有“小神探”的美誉。

现在看来,这姐弟俩还真是挺像的,都是胆大妄为的主。

关系有点儿乱,陆希言都不知道该不该对孟浩说实话,可是,吃饭的时候,他话都到嘴边了,还是给咽回去了。

孟繁星的身份,他还不能确定是哪一方面,国内的政局,他多少还是了解一些的,特别是在上海滩这样的地方,只要你有心,能听到你想要听到的。

他这个小诊所别看生意不怎么样,可每天形形色色的人进来,三教九流,法租界现在可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

这些抗日分子,除了一些民间组织和帮派分子,论组织严密,也就只有重庆和延安方面的了。

孟繁星不说,他也不好逼问。

但是他很为孟繁星接下来的安危担忧,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而且小的时候两家还开过玩笑,说是要结亲的。

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

……

“你醒了,我刚出去买了油条,锅里熬了粥,你洗漱一下,过来吃早饭。”早上起来,陆希言已经做好了早餐,摆好了筷子。

孟繁星洗漱好了出来。

米粥,油条,几样清单的小菜。

“真香呀,安子哥,这些都是你做的?”

“没办法,一个人在国外,吃不惯洋人的面包,逼着自己弄呗,我也就会弄些简单的。”陆希言笑呵呵的接下了围裙,坐了下来,给孟繁星盛了一碗。

“安子哥,真不错,你的手艺都快比的上我娘了!”孟繁星喝了一小口,惊讶的竖起大拇指。

“你娘她……好吃就多吃点儿,天冷,肚里没食儿,可顶不住!”陆希言把话缩了回去,离家三年多,孟繁星对家里的情况并不了解。

“嗯呢。”孟繁星一边喝着粥,一边咬了一口油条道,“安子哥,今天我想出去一趟,你能给我点儿钱吗?”

“你要出去,这街上可是不太平,而且,那天街上,你就穿这么一身,走出去,万一被人认出来怎么办?”

“安子哥,那怎么办,我今天必须出去?”孟繁星皱眉道。

“一定要在今天吗?”

“是的。”

“你要借多少?”陆希言微微一皱眉,到不是他不愿意,而是他不知道孟繁星借钱干什么?

“不多,五块大洋有吗?”

“这样,你什么时候出去?”陆希言问道。

“中午。”

“把你这一身衣服先脱下来!”

“安子哥,你要做什么?”

“你不是要出去吗?日本人不会善罢甘休的,为防万一,除了里面的内衣,你这身衣服必须处理掉,我一会儿出去,再给你买一套,他们没见过你的脸吧?”

“应该没有。”孟繁星想了一下道。

“那就好,这里是法租界,日本人没有证据,就算知道是你,也拿你没有办法。”陆希言道。

除非秘捕,日本人是不敢光天化日之下在法租界抓人的,法国人可是很高傲的,他们是要面子的。

“安子哥,你等我一下。”

“待在家里,等我回来,你就穿我那套睡衣,回头,我再给你买一套新的。”陆希言取了孟繁星的衣服,提包出门了。

……

路过开水房。

“老蔡?”

“陆大夫,又出诊呀?”

“是呀,这大冷的天,还是你这里暖和,烧着锅炉,我进来讨杯热水喝?”陆希言提着出诊箱,搓着手走进一家开水房。

“瞧陆大夫您说的,稍等,我给您沏茶去。”

“不用那么麻烦,一杯热水就可以了……”

眨眼的功夫,一包衣物就在那熊熊烈火中化作灰烬,虽然有些舍不得,但是有些时候必须把一切后患都除了。

这些,都是经过陆希言一夜缜密思考而决定的。

“走了,老蔡!”

“慢走呀,陆大夫。”

处理完衣物,陆希言直接去了一趟百货公司,虽然小诊所挣的钱不多,可他老父母给他留了一些家当,虽然大多数都埋入了地下。

家没了,但银行还留了一笔钱,遣散家里的下人之后,就用剩下的钱盘下这栋小楼,开了一个小诊所。

作者感言

长风

长风

此作者暂时没有公告!

目录
目录
设置
阅读设置
弹幕
弹幕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反馈
反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