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诡刺

点击收藏后,可收藏每本书籍,个人中心收藏里查看

第二章 男人的尊严

诡刺 纷舞妖姬 3367 2022-10-25 10:02:26

“砰!”

男孩用尽全力,将他喝空的第二个啤酒瓶狠狠抛出去,啤酒瓶落到地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远远观望着他们这两个孩子的人群,随着这一声碎响,中间也扬起了一层不小的波浪。

坐在这个本来应该人流不断,现在却人人对他们如避蛇蝎,俨然已经成为一片真空带的闹市街头,坐在一具全身赤裸,屁股上的伤口里还在慢慢渗着鲜血的尸体旁边,冷眼看着那些既不敢靠近自己,但是在好奇心的趋使下,又不想错过这一幕好戏,在远方围成了一个圆弧状的人群,男孩突然放声大笑。

“君不见黄河之水来上天,奔流到海不复还。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哈哈哈……真他妈的爽啊!”

在这种情况下,男孩竟然一边用力拍打着身下坚硬的路面,一边昂然背诵诗仙李太白斗酒百樽挥毫成就的不朽篇章。男孩的声音越来越大,他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放肆,在这个男孩身上,那种远超实际年龄的豪迈,那种放浪形骸的洒脱,那种虽千万人吾独矣的铿锵,真的让风影楼看呆了。

一直束缚在父亲的棍棒之下,一直看着老师、同学的脸色做人,一直低头努力想要做一个人人称道的好孩子,可是直到这个时候,风影楼才知道,原来在这个世界上,还能活出这样的个性,活出这样的张扬。

“我真的没有想到,我萧洪飞这辈子最后一餐酒,陪伴在我身边的,不是学校里那些一个个看起来冷若冰霜,搞到床上就会变得热情如火的漂亮女同学;不是那些风韵撩人,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天天往酒吧咖啡厅里钻,看起来道貌岸然,说白了就是在等着别人勾引她们,来上场一夜情的职业白领;更不是那个死了老公,上一次床就能免我三个月房租的女房东,而是一个才八岁大,烟酒不沾,胆小如鼠,我不问话就绝不开口的小弟弟。”

说到这里,终于自报家门的萧洪飞,用牙齿咬开一瓶啤酒,先给风影楼手中的纸杯里倒满,然后举起酒瓶,对着风影楼放声道:“相见就是有缘,来,跟哥哥我一起像个男人似的痛痛快快干了!”

明明啤酒里没有再掺兑酸奶,明明并不喜欢这种液体里,那股苦涩的味道,但是迎着萧洪飞那犹如浸泡在葡萄酒里的黑宝石般烁烁发光的眼睛,一股说不出来的冲动却让第一次喝酒的风影楼举起了手里的杯子,学着萧洪飞的样子,将杯子里的啤酒一饮而尽。

“砰!”

萧洪飞又将第三只酒瓶狠狠甩了出去,这一次他故意把啤酒瓶抛向了距离他们最近的人群,看着那些包围自己的行人就好像是被马蜂猛蛰般四处走避,那么多长得比他高,身体比他壮的男人,却没有一个敢站出来和自己理论,更没有人敢对他挥舞起拳头,男孩眼睛里放肆到极点的笑意更浓了。

“萧洪飞哥哥……”

平时风影楼真的不敢主动向陌生人提问,尤其是不敢向比自己大的陌生人提问,但是连灌了三杯啤酒下肚,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从心底扬起,暖洋洋的,飘乎乎的,连带他的舌头也变得灵活而放肆起来,“你杀人了,要被枪毙的,就一点也不怕吗?”

“怕?”

萧洪飞伸手用亲昵的动作,轻轻拍着风影楼的脑袋,道:“你太小了,小得根本不可能听懂我的话,但是也许你以后会明白……我连继续活着都不怕了,还会怕什么扯淡的枪毙?”

说到这里,萧洪飞再次放声大笑。

风影楼的确听不懂,但是他呆呆地望着萧洪飞,也许两个人坐得实在太近,也许只是一次彼此间心灵的偶然相会,他竟然在萧洪飞的眼睛里,读懂了那缕一闪而逝的浓浓悲伤。

风影楼指着身边的那具尸体,呆得时间久了,他似乎也不那么怕了:“那你为什么要杀了他?”

“因为……”

萧洪飞真的打算随意用诸如“因为他该死”之类的话,回答了这个问题,但是他的声音却突然打住了。他杀了这个男人,但是同时也必然要赔上自己的一生,更要承受一位副市长痛失爱子后发狠式的报复,这样两败俱伤的结局,又怎么能只用区区一句“因为他该死”就做了最后的总结?

再次点上一根烟,萧洪飞的思绪,似乎也随着那袅袅升起的淡蓝色烟雾,而飞扬起来,他的眼神迷离了。

“我从来没有见过我爸,听我妈说,我还没有出生,他就死了。我妈的身体很不好,老吐血,在我十二岁那年,她终于也走了。我成了一个无父无母,没有亲戚也没有家人的孤儿。还好,我长得不错挺有女人缘的,也比较早熟,和班上一个女同学的老妈上了一次床,虽然第一次笨手笨脚的什么都不懂,但是仍然从她那里拿到了两千块钱。”

说到这里,萧洪飞的右手从自己的额头上掠过,扫开几缕头发,但是在他身边的风影楼清楚地看到,这个大男孩就是用这样一个看似不经意的动作,轻轻摘走了眼角正在不断聚集的一颗眼泪。

他深深吸了一口手中的香烟,道:“从我拿到那笔钱开始,我就明白,我这一辈子注定当不了一个好人了。嘿嘿,一个十二岁就学会靠女人吃软饭的家伙,将来会是什么好玩艺?从此我大杀四方,半玩半赚钱,我曾经脱光衣服钻进一个箱子里,让人把我当成生日礼送,送给一位千金小姐,当天晚上我就替她开了苞。我也曾经当过富婆半固定情人,甚至还有一个女人和我约定,等我十八岁后,我会不用任何避孕措施的和她做爱,因为她丈夫是性无能,她想要一个像我一样眉清目秀的孩子,她会支付给我天价的报酬,而代价就是我必须远离那个孩子,永远不能让他或她,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

虽然只是听得一知半解,但是风影楼早已经听呆了。嘴唇蠕动了半晌,风影楼才终于吭吭巴巴地说出了一句话:“你有困难,可以找警察叔叔啊。”

听到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就连萧洪飞都呆了一呆,他转过头,仔细看着风影楼认真的表情,过了好半晌,他才突然放声大笑。他看起来笑得那样的开怀,又是那样的欢畅,笑得连眼泪都流出来了。

“好一个有困难找警察,真是他妈的当浮一大白,当干一大杯!来,就为了小兄弟你这七十年代流行,八十年代落没,九十年代扯淡的一句童谣,咱哥两再干他一杯。”

“啪!”

纸杯和啤酒瓶,再次碰到了一起,把酒瓶里的汁液一饮而尽后,萧洪飞把玩着手里的非致命投掷性武器,道:“别看只有三年多时间,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换过多少个床伴,为了钱多少次和女人发生关系。可是有一个女人,我明明很喜欢,甚至早在一年前,就当着她的面发誓将来要娶她当老婆,我却一直没有碰过她。”

“可是你刚才打电话的时候还说,你才十五岁半,一年前你才十四岁半……”风影楼小心翼翼地道:“我听老师说过,好像不到十八岁,不能结婚的,就算到了十八岁,也是早婚……”

眼前这个小萝卜头,就是有逗他不停发笑的本事!

萧洪飞道:“有些人到了三十岁,其实还是什么也不懂的小屁孩一个,像我这种四处挣扎着混饭吃,早就见惯人间百态尝尽酸甜苦辣的人,就算只有十四岁也清楚的明白,像雪儿那样的女孩,虽然比我大五岁,又是先天残疾,这一辈子都不可能离开轮椅,但是只有她是真的关心我,没有一点虚伪,没有掺杂一点势利的关心。我这一辈子,是不可能再找到比她更真、更纯,对我更好的老婆了。我萧洪飞绝不当那种非要错过,才知道回头的笨蛋,更不是隔岸景色才最好的蠢材!”

“从我发誓要娶雪儿那一天开始,我虽然还要靠女人混饭吃,但是每次赚的钱,我都会把一半交到雪儿手里,让她代我存起来。我甚至已经想好了,等我十八岁的时候,雪儿就二十三岁了,我会远离身边的脂脂粉粉,和雪儿一起开上一间花店。店真的不用很大,赚的钱也不需要很多,够养活雪儿还有我们的孩子就够了。如果当天的花没有卖完,我会把它们收集起来,把其中最漂亮的,送给我心目中最美丽最可爱,纵然是嫁给我当老婆,依然不会有任何改变的女神雪儿。我简直不敢想象,当她接过我手里的花时,会露出何等的笑容,因为……幸福的感觉会把我融化了。”

没错,只是静静的叙述,在萧洪飞的眼睛里扬起的,分明就是游离在最甜美的梦中,那无可自拔的迷醉。

可是风影楼的身体却轻轻颤抖起来,真的,他真的能想明白,一个幸福的人,不会坐在这里。没有梦碎、心碎、情碎,这个只有十五岁半的大男孩,又怎么可能暴起杀人,他又怎么舍得去杀人?!

“啪!”

萧洪飞突然跳起来,把手里的啤酒瓶狠狠砸到了身边的那具尸体的脑袋上,在玻璃飞溅中,他抬起脚对着尸体狠拼命猛踢,“你说,你说,你是副市长的儿子,你的身边从来不缺巴结你的女人,只要你愿意,你每天都能更换新的床伴,你为什么还要非礼一个一辈子只能坐在轮椅上的雪儿,逼得她从七层高的楼上直接跳了下来?你不愁吃不愁穿,到处都是巴结你,奉承你的人,你为什么还要大模大样的抢走了我这一辈子,最关心的人,也是最后的幸福啊?!”

对着尸体狠狠踢出七八十脚,萧洪飞猛然扬起脖子,发出了一声狼嗥般的悲啸。而眼泪终于忍不住,从他的双眼中奔涌而出,狠狠划过他的脸庞带出两条蜿蜒的泪痕。

“他是副市长的儿子李岳!他有大把的证人,证明他的无辜,不需要四处求助,就有大把的人主动替他出头抹平擦净。面对这一切,我一个吃软饭的小白脸奈何不了他,法律奈何不了他,就连有困难找警察的警察叔叔也奈何不了他!”

萧洪飞瞪着一双充血的眼睛,望着风影楼嘶声道:“小兄弟你告诉我,如果换成你,面对这一切,是忍气吞声窝窝囊囊的继续活着,还是拼上一切,哪怕是不得好死,哪怕注定要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也要为自己的女人,自己的家人,杀他妈的一个山穷水复,拼出一个天理公道?!”

风影楼用力摇头,他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

但是看着犹如一头受伤野兽般,眼睛里写满痛苦与疯狂的萧洪飞,只有八岁的他,却突然明白了“我连继续活着都不怕了,还会怕什么扯淡的枪毙”萧洪飞这一句话最真实的含意。

作者感言

纷舞妖姬

纷舞妖姬

此作者暂时没有公告!

目录
目录
设置
阅读设置
弹幕
弹幕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反馈
反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