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诡刺

点击收藏后,可收藏每本书籍,个人中心收藏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锁情

诡刺 纷舞妖姬 5433 2022-10-25 10:02:27

当夕阳欲下,再也没有了几个小时前的毒辣与刺眼后,天与地之间,所有的炙热,似乎都被徐徐吹来的夜风一扫而空。踏在依然热力惊人的沙砾上,风影楼长长吁出了一口带着几分烦躁的闷气,他回头看了一眼笑小小,经过一天的负重长途跋涉,虽然脸上已经露出了疲态,可是笑小小的身体却依然挺立得犹如一杆标枪。看着他那双燃烧着快乐与不屈的眼睛,你真的不会相信,这个三十多岁,依然有着孩子般的执着,偶尔也会顽皮一次的大男人,已经身患绝症,最多只能再活五年时间。

“扎营吧。”

丢下这句话后,风影楼随手从地上抓起几把艾草,把它们编成了一个草环,把这个手工粗造的草环放到一个巨型蚂蚁窝上,用打火机点燃艾草。艾草散发出来的浓烟,把巢穴里的蚂蚁都逼了出来,这些靠气味来分辨方向寻找食物的小东西,在浓烟的侵袭下,虽然已经乱成了一团,它们就像是没头苍蝇似的四处乱撞,还有一部分试图冲过火焰,用自己的勇敢逃出生天。

只可惜,以它们的体形,还有爬行速度来说,想要冲过火圈,无异于要一个普通人类,在没有任何保护的情况下,强行穿越超过两百米的纵火带!

十几分钟后,风影楼走回笑小小的身边,在他手里的盒子里,赫然有了足足几百只已经被火焰烤熟,整个身体都蜷缩到一起的蚂蚁。当着笑小小的面,风影楼将盒子里的蚂蚁分出来一半,把它们丢进自嘴里,随意嚼了几下,就咽进了自己的胃里。

风影楼把剩下的那一半蚂蚁送到笑小小面前,“熟的,味道还不错。”

看着那些小小的,黑忽忽的,聚集在一起密密麻麻,让人看了就觉得心里发怵的玩艺儿,笑小小下意识的用力摇头。

“蚂蚁不但含有高蛋白,可以有效提升体力,更会分泌蚁酸,吃了可以治疗风湿病和关节炎。”风影楼淡然道:“这里虽然热,但毕竟不是纯粹的沙漠,到了晚上,会又冷又潮,如果你不吃这些蚂蚁,不出一周,你的双腿就会因为关节部位疼痛,无法再跟上我的步伐。”

话音未落,风影楼手中的半盒蚂蚁就被笑小小劈手抢过去,把这些最大甚至将近一厘米长的小玩艺,象吃芝麻似的倒进嘴里,也不管它们究竟是什么味儿,更不敢用自己的牙齿去嚼,笑小小闭着眼睛,猛然往嘴里灌了几口水,硬是用囫囵吞枣的方法,把这些又是高蛋白,又能治疗关节炎风湿病的几百只蚂蚁,送进了自己的胃里。

看着笑小小脸上露出几乎要吐的神色,风影楼笑了,他安慰式地拍了拍笑小小的肩膀,可是他的目光,很快就落到草丛当中,一小簇从外表上看,并不特别出众的植物上。风影楼取出单兵铲,小心翼翼的挖下去,在笑小小眼睛越瞪越大的注视中,这棵在地表,还不到一尺高的植物,竟然拥有直径超过一尺,看起来有点像萝卜,又有点像红薯的球状巨大根茎。

就在风影楼准备把整颗球状的果实从泥坑里抱出来的时候,淡青色的刀光一闪,一条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滑到风影楼的身后,已经昂起头,准备对他发起致命一击的非洲加蓬蛇,已经被风影楼一刀斩掉了蛇头,只剩下三尺多长的身体,仍然在草丛中绝望的翻滚着。

看到这一幕,笑小小先是狠狠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了,“这玩艺滑动的时候,没有半点声响,贼得就像是个鬼,你是怎么知道它跑到你身后的?”

风影楼伸手拾起蛇身,先掂了掂,大概在计算,用它的肉,够不够两个人的晚餐,然后回答道:“因为它想咬我。”

这个回答显然不能让笑小小满意,但它的确是唯一的答案。无论是风影楼还是战侠歌,都在朱建军教官集无耻变态于大成的鸽子笼里,度过了一段相当难忘的岁月。他们两个终生都不可能忘记,鸽子笼里,遍地的蜘蛛、蝎子,更不会忘记,鸽子腿上那些小铃铛。想不被淘汰,想在那种最恶劣环境中通过睡眠来补充体力,他们就必须让自己的身体学会,在危险来临的时候,本能做出反应。

他们所处的非洲热带草原,属于束草类大草原,杂草的平均高度为零点九米,里面混合了大量禾本科植物,风影楼将这些禾本科植物上结的谷粒聚集到一起,再加上几个从布拉波树上摘到的果实,只要稍加动手,他们就会拥有一顿相当丰富的晚餐了。

当夜色来临,两个人开始享用他们的晚餐,和难得的放松时,风影楼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丝混合着淡淡悲伤的回忆表情。仿佛只是眨了眨眼睛,十五年时间,就这样悄悄滑过,他再也不是那个明明死记硬背下全套野战生存手存,就连最简单的鱼钩和鱼线都不会做的小菜鸟。无论面对如何恶劣的环境,他都能用自己的双手,最可能的生存下去。

他变强了,可是在获得这份看似强大的力量同时,他也失去了很多很多。

“咦?!”

坐在风影楼对面的笑小小,嘴里发出一声大大的惊叹,他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三确认后,才瞪大了眼睛,叫道:“有人!”

风影楼迅速回头,果然,在远方有一缕并不强烈的灯光,勉强撑开了黑暗,扬起一小片光明。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三十分,可是那个灯光的主人,竟然还没有停下宿营,随着他不断挪动脚步,传过来的光线忽明忽暗,看起来真的像极了他们头顶,那不断轻轻眨着眼睛的点点繁星。

不管对方是谁,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敢一个人,独自在这片到处都毒蛇猛兽,到处都充斥着未知危险,随时可能死无葬身之地的非洲大草原四处游荡,这种行为,纵然不能说是纯粹活腻了,也算是胆大包天得不知死活。

面对这一幕,就连弄上一个摩托车发动机,就敢做成直升飞机强闯省军区的笑小小,都要拿出一架具备夜视功能的望远镜,一边寻找对方的身影,想瞻仰一下这位夜游神的真实面目,一边在嘴里诚心诚意的点评一句:“这哥们牛逼!”

“咦?!”

笑小小的嘴里第二次发出了惊叹,他再次瞪大眼睛,看了半晌,才用不确定的语气说了一句:“我怎么看,她都有点像诺娜啊!在她的肩上好像还背了个什么东西……”

笑小小终于看清楚了:“真的是诺娜,在她的肩膀上,怎么趴了一只……狮子啊?!”

话还没有说完,刚才还坐在那里,静静喝着蛇羹的风影楼就像是一枝离弦之箭猛窜出去,刚刚跑出几十米远,他整个人脚下不知道被什么一绊,直接用最狼狈的动作狠狠摔倒在地上,可是风影楼很快又飞跳起来,继续飞扑出去。

对着灯光传来的方向飞扑过去,一想到出现在他面前的诺娜,可能已经被狮子咬断了颈部大动脉,鲜血象喷泉似的从伤口里飞溅出来那种画面,风影楼就觉得一股说不出来的难受,犹如水银般在他的身体里流动,拉着他的心脏不断向下沉。

非洲大草原上的狮子,雄性狮子体重可以高达二百二十公斤,身体最长的可以到两点五米,而雌狮平均体重一百四十公斤,无论是雄狮还是雌狮,这些生长在非洲大草原上,就连鳄鱼都不敢招惹的最优秀猎手,绝对可以在瞬间就要了诺娜的命!

几百米距离冲刺,对风影楼来说,真的只是眨眼之间,但是对他而言,这短短的几十秒钟,却犹如一个世纪般漫长。当他终于冲到灯光的发源地,终于看到那个迅速熟悉起来的身影,终于看到了诺娜因为受了伤,而变得一片苍白的脸,终于看到了那头站在大草原食物链最顶端的狮子时,他整个人猛然愣住了。

“笑小小,你他妈的怎么不去死?!”

愤怒到极点的狂吼,猛然从非洲大草原某一个角落里响起。

风影楼敢用自己的脑袋打赌,笑小小是故意的。没错,在诺娜的肩膀上,的确趴着一只货真价实的狮子,但,它却是一只小小的,撑死只有十几公斤重,还不会自己打猎,必须要依靠母亲的带领,才能活下去的幼狮。

而诺娜手腕上,粗粗用止血绷带裹住的伤口,很可能就是这么一个小家伙牙齿的功劳。最令风影楼气得几乎忍不住调头跑回去,先把笑小小痛扁一顿的是,可能已经在诺娜的肩膀上,趴了很久很久了,那只小幼狮,已经睡意朦胧得两只眼睛上下打架了。

可能是感受到风影楼身上汹涌澎湃得几乎无法自抑的杀气,那只幼狮猛然睁大了蓝色的眼睛,警惕地瞪着风影楼这个对它而言,太具威胁力的生物,它的眼睛里明明已经扬起了几分畏惧,可是狮子这种强大生物的骄傲,仍然支撑着它,让它对着风影楼张开嘴,露出了已经够锋利的獠牙。

“风影楼不是敌人噢,安心啦,乖乖的睡吧。”

感受到一人一狮之间的敌意,诺娜伸出没有受伤的手,轻轻抚摸着那只受惊过度,不知道为什么,仍然趴在她肩膀上的小幼狮,在风影楼沉默而讶异的注视下,那只在大草原上出生野性十足,从来没有被人类驯化过的幼狮,被诺娜温柔的抚慰,眼睛里竟然流露出几分迷恋,又露出几分委屈。

天知道它是不是真的听懂了诺娜的话,最终竟然真地收起了它的牙齿,只是仍然用它那双天蓝色的眼睛,继续盯着风影楼。

到了这个时候,风影楼也终于看清楚了眼前的一切。那只幼狮,之所以一直趴在诺娜的肩膀上,是因为它受伤了,伤得很重。虽然没有走过去仔细检查,仅凭它后肢绝不自然的扭曲,还有它下半身,因为长时间在粗糙的地面上拖动,磨出来的厚厚硬茧还有伤痕,风影楼就可以确定,这只幼狮曾经受到过重创,因此腿骨折断,如果更严重的话,甚至可能是骨盆碎裂。

对生活在强存劣汰大自然中的狮群来说,一只已经无法正常行走,会越来越衰弱,就算长大了,也不可能再和同类一起分工合作猎杀目标的幼狮,只会拖累它们整个群体,成为它们种族生存的障碍,就是因为这样,这只幼狮,很明显是被狮群给抛弃了。

看着因为手腕上受伤,又挣扎着一路沿着他们留下的痕迹,追上来的诺娜,风影楼真是又气又急,脱口道:“你怎么来了?”

虽然脸色苍白,但是诺娜的精神还不错,她竟然还能一翻眼珠子,道:“我是来打酱油的!”

……

其实这个问题真的不必去问,只要看看诺娜紧咬的嘴唇,还有她眼睛里和那只幼狮一样的委屈,风影楼就已经知道了答案。

“你在全世界采访,应该清楚的了解旱季非洲热带草原的可怕,你连必要的装备都没有,一个人就敢往里面走也就算了,竟然还硬背了一头十几公斤重的狮子。多了这么一个累赘,你要是追不上我和笑小小了怎么办?你要是和我们走岔了怎么办……”

风影楼的话,只说了一半,就戛然而止。

在月光下,风影楼可以清楚地看到,两行晶莹的眼泪,正在顺着诺娜轮廓分明的脸庞,无声的倾淌下来。她真的以为自己够坚强,可以坚强的面对一切,可是当她挣扎着在大草原上走了整整一天,累极,乏极,每挪动一次脚步,都要付出最痛苦代价,却终于找到了那个男人时,听着他又气又急的低吼,所有的委屈,所有的焦急与紧张,还有生物面对死亡,本能的恐惧,突然一起爆发出来,她还是忍不住像个小女孩似的哭了。

看着哭得一塌糊涂的诺娜,再看看她咬着牙,背着一只被妈妈,被整个群体抛弃的小幼狮,整整走了一天,跨越的路,风影楼在心里轻轻叹了一口气。直到今天,他才真正看到了诺娜比男人更坚强的一面。想把这样的诺娜再赶走,只怕真的很困难了。

背着一头说不定半路还会在她脖子上咬那么一口,最终把她变成食物的幼狮,冒着生命危险去追两个特种兵,这种行为看起来真的很傻,也许就是因为身上多了十几公斤的负重,再也无法追上风影楼和笑小小。

但是,不就是因为这种傻和笨,她才是诺娜,是那个就算被一群童子军强奸了,依然愿意为那片千疮百孔伤痕累累的土地四处奔波得无怨无悔,只是接到风影楼一个求助电话,就放下手中的一切,不远万里赶来,为他提供了无私帮助,让风影楼纵然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依然能够找到温暖与依靠的诺娜吗?!

风影楼对着诺娜张开了双臂,在那头幼狮警告的低吼中,把她连同那只小小的狮子一起抱进了自己温暖而宽阔的怀抱中。

“诺娜!”

听着风影楼带着低低颤抖的声音,诺娜抬起了头,正好迎上了风影楼那双在黑暗中黑得发亮,黑得幽然的眼睛。

“我和你的初次相逢,是在阿富汗的战场上,那个时候,我对你已经是久仰大名,对你的经历,又敬又佩。几天后,我们为了生存,彼此依靠,彼此支撑,在那个时候,我就已经把你当成了朋友。当我以‘叛国者’的身份走出国门时,是抱着被拒绝的准备,给你打了求救电话,结果你来了,你毫不犹豫,不远万里的来了,从那个时候,我已经把你当成了可以信赖一生,永远不离不弃的好兄弟。”

风影楼凝视着在自己怀里,哭得犹如雨带梨花的诺娜,他用衣袖,轻轻擦掉了这个女人眼角的泪水,低声道:“一个男人,只要愿意,一辈子可以找到很多女人,拥有很多或长或短的感情;可是,一个人,穷尽一生,又能找到几个可以用全部生命去彼此信任,彼此依靠的兄弟?”

“我喜欢你,我真的喜欢你,我也知道,只要自己主动一点,也许我们早就真正成为实质意义上的情侣。”

在诺娜痴痴的聆听中,风影楼的声音,听起来是那样的深沉,又是那样的温柔,带得她的整个灵魂,都轻轻颤抖起来,“一旦我们跨过界,我们会获得一些东西,但是在同时,我们两个人,更会一起失去很多人,一辈子也不会得到的最珍贵瑰宝,真到了那个时候,我们的心态的就变了,我们再也不可能坦坦荡荡的对视,再也不可能用最纯静的心态,坐在一起去看天上的星星,去彼此谈心了。我不能向你承诺一生的幸福,所以,我宁可,你和我一辈子都是朋友,是兄弟。”

诺娜的目光,落到了风影楼的手腕上,她知道那只红色千千结,对一个中国男人所代表的含义,“如果没有她,你会娶我吗?”

风影楼笑了,他笑得温柔而坦然,“如果没有她,就不会有今天的风影楼。”

诺娜轻轻吸着气,她听懂了风影楼的意思。那个叫海青舞的女人,陪伴着风影楼一起成长,支撑着他走过了一段人生最艰难的旅程,这样一段感情,已经融入到他的生命当中,绝不可被替代。如果没有了她……他的生命都是不完整的,又怎么可能再吸引到诺娜这种心高气傲的女孩?!

在中国,很多女孩子一开口,就想找个经济收入可观,又可以全心全意宠爱她的男人,为此她们甚至不惜以第三者的身份,以自己青春的“资本”去破坏别人的家庭,甚至理直气壮的要求对方自动退出。

以她们的年龄,当然不明白,没有一段刻骨铭心的彼此扶持与岁月沉淀,仅凭她们那同样经不起时间流失的青春,和自己所口口声声所谓的“爱情”,又怎么可能获得一个男人,真心真意的全部?!

诺娜定定地望着风影楼,也许就是因为这个男人的真,这个男人的纯,她才会无法自拔的喜欢上他吧?

沉默了很久很久,她终于,还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走吧。”

风影楼的声音,依然如原来般温柔,他的手依然轻轻挽着她的腰,两个人就用犹如情侣般亲昵的姿态,一起回到了营地。

当风影楼拿着饭盒和勺子,一口一口往手腕受伤的诺娜嘴里喂食时,她突然问道:“你对所有的兄弟,都是这样?”

“是啊!”

风影楼回答得很坦然,当年,雷洪飞大哥,也是用这样的动作,喂刚刚挨了莫天教官一脚,只能老老实实躺在医院病床上的他喝汤的。如果反过来,他当然可以用相同的方式,对待任何一个兄弟。

就在风影楼把最后一勺食物送进诺娜嘴里时,风影楼紧张中透着一丝兴奋的声音,飘进了风影楼的耳朵,“老风,看看我们周围。”

风影楼根本懒得四处张望,如果他的警觉性比笑小小还低,他早就死在阿富汗战场上了。他们是追在因为干旱迁徙的动物大军后面行动,应该和狮群的行动方向一致,诺娜抱回来的幼狮气味,随着夜风远远传送出去,纵然这头受到重伤的小狮子,已经被狮群抛弃,但是在这种情况下,狮群仍然无声无息的把他们包围了。

“有将近十头狮子!”普通人面对这种情况,估计都会紧张得要命,但是笑小小却兴奋得声音都有点发颤了,“要不要立刻开火,把它们全干了,来个为民除害?!”

“是七头!”

风影楼很不齿笑小小这个“准特种兵”,在常识方面的缺乏。狮群有自己固定的生存形态,它们由雌狮负责打猎,一个狮群中,由七头雌狮和一头雄狮组成,在它们身后,还会有大概十几只幼狮。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狼和狮子,它们的群体,都喜欢以“七”为单位。

作者感言

纷舞妖姬

纷舞妖姬

此作者暂时没有公告!

目录
目录
设置
阅读设置
弹幕
弹幕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反馈
反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