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明朝第一国师

点击收藏后,可收藏每本书籍,个人中心收藏里查看

第1章 涅盘嘉靖初

明朝第一国师 鲈州鱼 3171 2022-09-15 11:50:16

“接下来要播报的是国际新闻……”电视里,圆润的女声带着一丝莫名的兴奋,随后画面一转,漆黑的夜空中,一道巨龙般的闪电横跨天际,直直劈在了一座高耸的电视塔塔尖上。

“昨天夜里,一道闪电击中了多伦多电视塔,多伦多电视塔是世界第二高的建筑,始建于……”接下来是对那倒霉的高塔的简短介绍,之后画面又是一转,聚焦在了电视塔脚下的一座白色的圆顶建筑物上。

“闪电引起了大范围的电路故障,于是,在可以容纳七万名观众的天顶体育馆中,一场精彩绝伦的表演,演变成了不幸的事故……

华夏民间艺人,在魔术界素有十年难见的天才之称的天才魔术师,朱同寿,当时正在体育馆内表演大型脱逃魔术,凤凰涅槃。在这项魔术中,表演者将会在一个全封闭的铁笼中,带上镣铐,然后在四周点燃大火……最后从灰烬中站出来。”

主持人饶有兴致的介绍起了魔术的具体内容,然后不带丝毫感情的语调才变得略有些低沉。

“让人遗憾的是,表演失败了,天才魔术师的世界巡演在多伦多成了绝响,这是世界魔术界的损失,也是华夏艺术界的重大损失……”

“下面,让我们来回顾一下朱同寿的生平,2009年,他在世界级魔术大赛——FISM大赛中崭露头角,以自创魔术踏虹飞仙一举成名,其后……不过有关方面也存有怀疑,认为他跟近年来出现的午夜怪盗有某种关联,这是两者的对比图……”

画面上出现了两个身影,一个是白色披风,白色礼帽,言笑晏晏,英俊非常的青年;另一个则是惊鸿一瞥的身影,看不清具体细节,只能看到一个白色的影子,在夜色中若隐若现。

“午夜怪盗精通易容术、腹语术,向来以神出鬼没而著称,由于两人着装上的类似,因此,有关方面认为,两者间有一定关联,并会继续保持关注……”

画面又是一转,一个大腹便便的秃顶一脸严肃的出现在了镜头上,看样子是有关方面的相关领导了。

“我们有理由认为,朱同寿就是午夜怪盗,他以魔术作为掩护,实施各种性质恶劣的犯罪,相关部门已经盯了他很久了。这场事故之后,想必此类案件将会绝迹。当然,我们也不能排除团伙作案的可能,如果再有人犯案的话,那就证明是团伙……”

“谢谢齐局长的精彩评论,下面,我们来关注一下利比亚的消息……”

……

盛夏六月,烈日炎炎,知了不知疲倦的卖着萌,可谁也不知道它们到底知道了什么,只是被它们吵得心烦意乱。

朱同寿呆呆的坐在地上,望着那尊疑似元始天尊的神像,心中一片茫然。

眼下,他身处于一座破败的道观中。

神像上的金漆已经掉得差不多了,看上去色彩斑驳,好像穿着乞丐装;供桌上的贡品稀稀落落的,几个柚子皱皱巴巴的,好像已经风干了好几年;香炉里面只有一层浅浅的灰,不仔细看,很难分辨到底是香灰还是灰尘。

呃,供桌下面好像还有个人……朱同寿很快有了新发现,桌子底下趴着个老道,须发皆白,干瘦干瘦的,不过已经没了声息,八成已经挂了。

新环境有点诡异啊,他扁扁嘴。

前一刻,他还在高纬度的多伦多,身遭火势熊熊,耳边充斥着高分贝的尖叫声,下一刻竟然到了这样一个地方,看起来是在中原,而且还是夏天……他扯扯身上的道袍,又看看自己堪称粉嫩的小手,有了一丝明悟。

我这是……穿越了吧?嗯,还是比较时髦的魂穿。

二十多年来,除了魔术,他最大的爱好就是看书,没网络的时候看订装书,有了网络就看网文。修炼之余,他将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这上面。

多看网文也是有好处的,比如现在朱同寿就是如此,眼下的状况虽然诡异,但他还是很快就进入了角色。

身子软软的,脑子也有点发昏,就好像大吼着跑完马拉松的感觉,不过倒没什么大碍,并不妨碍行动,朱同寿缓缓站起身,朝着神像胡乱拜了两拜,口中念念有词:“道尊在上,弟子朱同寿,初临贵境,以后就要跟您混了,您一定要罩着我哦。”

算是跟前世做了个了断,朱同寿不再多做纠结,他在不算宽敞的三清殿中来回走动,琢磨起自家的处境来。

这个身体有些残留的记忆,可不知为何都很模糊,只有名字倒还清楚,也叫同寿,但姓氏却变成了刘。

叫刘同寿也不错,反正他早就对自己的名字不满意了,现在多少算是改善了一点,要是能把寿字去掉就更好了。这年头,跟寿字同音的字,就没个好的,叫兽,禽兽,小受,一个比一个悲催。

名字是小事,大不了功成名就之后再起个威风的外号什么的,关键还是要搞清楚身在何方,然后好决定行止,嗯,自己想不是办法,还是出去找个人问问好了。

这厢才一抬脚,殿外便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刘同寿抬头一看,却见一个黑黑瘦瘦的小乞儿迎面跑了进来。

“不好了,大事不好了,那些官差又来了!道士伯伯呢?哑大叔还没回来吗?小道士哥哥,只有你一个人在吗?这下完蛋了……”小乞儿象是对道观很熟悉,一进门就开始东张西望的找人,气喘吁吁的咋呼了一通,最后才转向刘同寿,脸上尽是绝望之色。

“官差?”刘同寿吓了一跳,“官差来做什么?难道我的案……”尽管不知道现在是哪一年,但二十一世纪犯的案子,追溯期应该早就过了吧?或者说还没发生。

“你忘了吗?官差是来征地的!听赵大叔他们说,道士伯伯去世了,那些官差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风声,现在是要来趁火打劫呢。”

“征地?”刘同寿一阵恍惚,模糊的记忆中,闪过了几个片段,慢慢的整合起来。

他之所以穿越到小道士身上,就是因为老道的死。这小道士的智力似乎有些问题,有些痴傻,但对亲近的人却感情深厚。老道一死,小道士也是狠狠哭了一场,一哭就是大半天,直接哭晕了过去,然后就是朱同寿的到来了。

本来这道观里还有个哑仆,那是小道士的另一个亲厚之人。若是有他在,事情倒也不至于这么糟糕。但一个多月前不知出了什么急事,哑仆突然离开了,为了这事,小道士也是伤心了好些天,结果伤心劲还没过去,事情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老道士虽然年高多疾,却也还不至于就死,否则那哑仆也无法放心离开。可天有不测风云,哑仆离开没几天,衙门就突然发了告示,说是包括紫阳观在内的数百户人家占了国庆寺的寺田,应予归还,然后就开始挨家挨户的做工作了。

寺田什么的因果,刘同寿还搞不太清楚,但有一点可以很确定,那就是刘同寿的前身遭遇了古代版的强拆。

老道当然不肯退让,他这道观虽小,却也是祖师爷传下来的基业。当今之世道教兴盛,三清殿总能受些香火,再加上后院的几亩菜园,师徒仆三人的衣食却也无忧,偶尔还能接济一下街坊,比如这个名为小初的小乞丐。

摆在眼前的问题很现实,没了道观,三人就要流落街头了。

老道坚持,其他人当然也是一样。

那几百户人家有穷有富,如紫阳观这样,被征了地就沦为赤贫者为数不少;就算是伤不到筋骨的那些富户,自然也不愿意平白损失一大笔财产,只是此事后面颇有牵连,他们也不敢贸然跳出来,只是在那些穷人后面推波助澜。

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当地官府也是有所顾忌,不敢强来,局面一时间倒是僵住了。可老道毕竟年纪大了,身上又有病,带头和官差顶了几场,这一日起来就觉得不妥,然后就……

“道士伯伯真的……呜呜,好人为什么总是不长命呢?”刘同寿被一阵嘤嘤的哭声惊醒了,原来小乞儿看到了老道的尸身,伤心的哭了起来。

他哭的很悲伤,刘同寿也是很受感染,哥也是好人来着,结果前世被自家师兄暗算,今世又遭遇强拆,谁能比哥更惨?

“我说……小初,你先别哭了,我问你,今年到底是哪一年啊?”这是刘同寿最关注的一个问题。

“哪……哪一年?”小初抽泣不停,声音显得断断续续的,“是嘉靖十三年啊,哑大叔走的前一天,刚给你过了十四岁生辰,你又忘了吗?”

“嘉靖!?”刘同寿突然大叫一声,把小初吓了一跳,哭声立止,目瞪口呆的看着小道士,心中连声叫苦,大敌将至,道士哥哥的痴病却又犯了,这让人如何是好。

刘同寿并没留意同伴的神情,他心中满满的都是惊喜之情。

嘉靖朝,这可是个大时代!包括嘉靖本人在内,在这几十年中,发生了太多的故事,涌现出了太多的名人。

权倾朝野的大奸臣严嵩,以及他的对头,骂皇帝骂出花儿的清官海瑞;

此起彼伏的南倭北寇,以及应运而生的战神戚继光;

更有名,让某人最关注的则是朱厚熜的爱好,以及因此而闻名的各大道派了……

嘉靖十三年,真是个好时代啊!

作者感言

鲈州鱼

鲈州鱼

此作者暂时没有公告!

目录
目录
设置
阅读设置
弹幕
弹幕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反馈
反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