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国内新闻 > 时政要闻>正文

国民党大败从两年前“九合一”大胜开始

时间:2020-01-14 11:59:29    来源:好热网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2018年“九合一”选举,还没有从两年前大败回过神来的国民党出人意料地赢得了压倒性胜利:全台22县市长一举拿下16个,甚至高雄也被收入囊中。

然而这场谁也没有预料到的胜利完全误导了国民党。一是认为人民已经原谅了它,重新站在它这一边。它无需再进行痛苦的改革。二是认为民进党已经一蹶不振,2020大选国民党躺着也能获胜。

于是选举刚结束,朱立伦立即宣布参选2020大选,王金平也随后发出同样的声音。党主席吴孰义虽然没有明确表态,但其意图人尽皆知。到后来连商界人士郭台铭都破天荒第一次参选,而且还说是妈祖托梦。

国民党大败从两年前“九合一”大胜开始

郭台铭称“妈祖托梦”

国民党精英如此积极地投入选举,和2016年无人报名的境况形成鲜明对比。原因就在于,在2016年,人人都知道没有赢的机会,所以人人自私避战,才导致名不经传的“小咖”洪秀柱意外成为候选人,也才有后来更伤选情的换柱事件。但2020年,人人都认为机会来了,只要能赢得初选就一定能进军“总统府”。

如此之多的候选人对于以分裂为基因的国民党来说绝非是福。郭台铭输了却不愿认输,不支持赢得初选的韩国瑜。王金平则干脆不参加初选,也同样不支持本党候选人。

其次,在认为民进党必败的误判下,党主席吴孰义出于私利(选后出任立法机构负责人)推出了一份社会观感极差、完全脱离民意的不分区“立委”名单。极易被外界解读为(还没有拿到权力就已经显示)权力的傲慢。这份名单一出,“立委”的民意支持度顿降6%。本来即使国民党大选失败,“立委”席次也会有较大收获。但最终却是三输。

当然,最为严重的是,这个判断也误导强势崛起的韩国瑜和他的支持者。

从政治伦理上讲,韩国瑜刚刚当选高雄市长,而且是第一任,他应该做下去。特别是在选举时,他在节目上公开表示要四年做满,绝不会跑掉,还要大家监督他。结果上任才几个月就决定去选举。随后网上充斥着他当初严正承诺的视频,重挫了他的诚信。这也是为什么他在高雄大输48万票!就从整个台湾讲,在政党票方面,国民党和民进党相差不大,“总统票”的悬殊则印证了选民对韩国瑜的不认可。

再者,韩国瑜能够当选高雄市长,得到了党内许多人的帮助。比如本土派代表王金平。对于想选“总统”的王金平而言,他支持韩国瑜,自然是为了自己投入大选时韩国瑜可以支持他。而且据媒体报道,双方当时也是有这样的君子协定的。但韩国瑜却再度食言。这就是为什么,当韩国瑜最终成国民党候选人时,王金平从不表态支持。这对于缺少本土票的韩国瑜来讲是相当大的损失。

其次从人情事故讲,国民党下野三年来,早已饿得很久了。韩国瑜刚拿到高雄这么一个大碗,却仍然不满足还要去和别人抢更大的碗,自然引发党内的强烈不满。这也是为什么在选举过程中,国民党精英并没有真心辅选,党中央也一分钱都没有给韩国瑜,基本上是靠韩国瑜自己独撑。假如是朱立伦来选,恐怕就很不一样。

当韩国瑜和他的支持者也认为民进党不堪一击,谁出来选都会赢的时候,韩国瑜便做出这样一个巨大的错误决定。其实国民党是有初选机制的,韩国瑜正常来讲也未必能够通过初选的考验,但这时,韩粉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韩粉并不是都是国民党的支持者。在造势现场,喊“韩国瑜”响应极其热烈,喊“国民党”声浪立即下降。韩粉一幅只投韩国瑜的决绝立场,最终迫使国民党修改选举办法,令他可以参加初选,并由于韩粉的超强动员能力和投票意愿,使得他一路战胜所有党内精英,成为候选人。

国民党大败从两年前“九合一”大胜开始

吴敦义 韩国瑜 马英九

我是研究制度的,对于韩粉的表现非常关注。因为西方这种制度模式要想良好运转,必须有理性和成熟的选民。但现在整个西方,选民日益极端、冲动,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选就是典型的例子。而且这一趋势也已经漫延到发展中国家:巴西、乌克兰、菲律宾、墨西哥乃至印度。如果这个势头不逆转,全球都是特朗普的话,这个制度就垮台了,丧失正当性和合法性。

其实支持蔡英文的选民也不比韩粉好多少。现在都知道两岸关系紧张,台湾经济受伤很大,民众也已经苦了四年,对外也断了七个“邦交国”。这四年也已经证明,只要民进党执政,一切都无法改变,而且还会刺激大陆民意转向“一国一制”。更重要的是,即使国民党执政,也不存在丧失“主权”的风险,国民党也不会接受“一国两制”,也不会实现统一,但却能改善双边关系,避免两岸出现对立和冲突。但蔡英文的选民完全无法理解。

另外虽然都认为香港事件刺激了不少选民特别是年轻选民,但他们的解读并不准确。事实上,正是由于大陆遵守“一国两制”,抗议事件才能持续到现在,也才能使得反对派赢得区“议会”选举。而且2019年全球都出现抗议浪潮,法国的黄马甲运动死了11个人,印度抗议12天就死亡23人,其中很多是被军队实弹打死,而且印度还断网。智利抗议警民冲突一周就死了11人,后来上升到29人。相比之下香港是极为克制的,表现是最温和的。但正如台湾朋友告诉我的,百姓是不会从这个角度来看香港的,他们也不会有这样的国际视野来看问题。

蔡英文的支持者就是相信民进党的宣传,产生所谓的强烈的“亡国感”,一定要让民进党再次执政。在蔡英文胜选后举行的国际记者会上,外媒问的都是两岸关系。因为这是目前最大的问题,这场选举令这个问题不但没有化解反而更突出。由于东亚稳定事涉全球安全,西方也怕被拖下水,这自然成为媒体最关注的议题。只是这些选民们显然理解不了外媒的忧心和用意。非理性的选民绑架政治人物、政治人物不得不迎合选民的非理性已经成为西方的常态。在西方最多会导致国家衰落,但在台湾却还能导致两岸关系的高度紧张。

我在全球观摩选举,经常会想到中国。假如改革开放之初中国采用西方这种制度模式,改革还能成功吗?比如改革先从农村开始,农民受益。但在西方这种制度下,大家会质疑凭什么要先从农民开始?大家要的是公平。再比如特区,凭什么要在深圳搞,为什么不能在我这里搞?这更别说那些必要而又痛苦的改革了。

想想美国,修一条高铁都必须经过议员的家乡,否则就会被否决。结果美国到现在历经多次努力仍然寸铁未有。

回到本文的话题,韩国瑜是一个有着严重内伤的候选人,如果遇到意外事件,抵御风险的能力是很低的。就在韩国瑜赢得初选后不久,香港风波发生,并重挫他的选情,民调一路下滑。面对这个危机,韩国瑜的回应也出人意料的。他宣布这是假民调,并且“盖牌”,还号召所有的支持者在受访时表态支持蔡英文。

这个匪夷所思的做法导致无人知道真正的民调是什么,因而产生了两个严重后果。一是激发了民进党高度的危机感。如果选情和民调一样大幅领先,民进党的支持者投票意愿就会弱,但在没有民调的情况下,再加上韩国瑜造势十分凶猛,场场爆满,人潮汹涌,自然令它的支持者全力以赴投票。这就是为什么蔡英文最终能够得到史无前例的超过800万张票!

国民党大败从两年前“九合一”大胜开始

韩粉以舞蹈的形式造势

二是造成了国民党的误判。原本是全面落后,盖牌后无人知道真相,大家又被韩国瑜钢铁粉的表现所迷惑,以致于人人认为国民党还有机会,还有希望。特别是1月9日台北大造势,堪称空前绝后。我观察选举这么多年,从未见过这样的场面。我别说进去会场,就连会场都看不到,只能远远地听到激昂的声音。看到这样的场面,没有人不相信韩国瑜会赢。日本驻台媒体早就认为韩国瑜会输,但当看到最后的造势景况,大为震惊,不得不临时制造韩国瑜当选的内容,以防翻盘。

我是3号到的台湾。在去之前,还是偏向于韩国瑜会输。但现场的感觉却完全不同。从事后结果看,民进党有着极大的优势,按说民进党应该一脸轻松,如同2016年。但我接触到的人多是紧张和焦虑,也没有人敢说一定会赢。我接触到的偏蓝的人,也普遍认为还有机会。就是普通人,也没共识,每一方都有不少人认为自己支持的候选人会赢。在高雄,和一位朋友在出租车上聊选举,他认为韩国瑜会输,司机马上说韩国瑜肯定赢。选前这样胜负不明、选后又极其悬殊的情况真是历史首见。

甚至我在台湾还发明出《中国时报》指数,但也证明不灵。我每次到台湾,必买两份报纸:偏蓝的《中国时报》、偏绿的《自由时报》。经验是只要买的晚了,《自由时报》往往售罄,《中国时报》则常常有剩余。然而韩国瑜台北造势之后的第二天,便利店的《中国时报》已无踪影,而《自由时报》仍在。我跑了几个便利店,也同样如此!震惊紧张之余立即什么也不做,再往下一处便利店奔去。最后终于如愿,但也是该便利店最后一份了!

上一次韩流崛起时,我都没有遇到这种情况。后来第二天我到了绿营根据地高雄,没想到又一次遇到《中国时报》事件:跑了三个地方才买到,而且又是最后一份。每一个地方,《自由时报》都有存货。这次的震撼更超过在台北,毕竟高雄民进党和国民党都有造势,蔡英文和韩国瑜都有出席,不像在台北那晚,只有国民党一场,媒体只报道韩国瑜。更重要的是,这里几十年都是民进党的铁盘,但这次《中国时报》力压《自由时报》。

这些因素自然都会影响判断。说起来,选前这么多天,我只有一次发现韩国瑜的选情有不好的苗头。就是在高雄的选前之夜。我先去的民进党造势现场,客观说来,人比不了韩国瑜,而且还有很多空位。但当蔡英文出现的时候,所有的人全体站立,情绪激昂。一直持续到蔡英文离开。这和2018年很不同。当时大家情绪低落,候选人上台也引发不了大家的激情。

后来我又去韩国瑜现场,还是一样多的令人震惊的支持者,还是长的看不到头的摊贩。一个现场卖烤猪肉的摊贩,两个硕大的猪只剩下骨架,场面实在令人震撼。

然而我还是发现已经没有了去年的势头。大家的激情明显弱于上一次。即使韩国瑜出场,大家也是站站就坐下。甚至韩国瑜的女儿出场时的欢呼声都超过他。我上一次只能进到会场,却无法向前。因为所有的人都是满满的站着,看不到座位和缝隙。这一次我却顺利地一路走到最前面。

应该说,今天这个选举结果没有任何人能够预测到。即使认为韩国瑜输的,也认为最多100万票,最大的可能是50万票。这个差距其实是非常小的。如果说都预测错了,那就不是预测的人出了问题,而是台湾的选举本身是不可预测的。

当然这并非台湾个案,英国的脱欧公投、美国的大选,多数人都错了,否则 也不会称它们为最大的黑天鹅事件。都说政治人物要回应民意,执政要遵从民意。但当没有人知道民意为何时,又应该如何追随民意呢?总不能任何一项决策都进行公投吧,这将导致治理的不可能。

衡量一个政治制度的标准很多,其中一个是要有可预测性。但显然,西方的制度模式已经越来越不具备这个条件了。所以未来台湾政局如何发展,谁也不知道。但有一点是确定的,美国从来不会允许一个政党长期执政,以免尾大不掉。只有频繁的政党轮替,才符合美国利益,也才能让两党都以美国马首是瞻。从这个角度讲,四年后民进党不管怎样都会下台。即使它不想,美国人也不答应。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