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国际新闻 > 深度追踪>正文

谁是“小白鼠”?美国境外生物实验露马脚

时间:2020-08-24 08:47:37    来源:好热网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谁是“小白鼠”?美国境外生物实验露马脚

原创 南方周末 2020-08-22 01:06:47
谁是“小白鼠”?美国境外生物实验露马脚

2015年8月14日,在韩国平泽市,抗议者手持标语在美军乌山基地前示威,要求美国政府高度重视炭疽杆菌的危险性。 (新华社/欧新/图)

美国驻韩外交机构和军事基地门前不乏抗议声。2020年8月12日上午,三十多名韩国艺术家聚集在美国驻釜山领事馆门前。

“我们强烈要求美国政府关闭在釜山港八号码头的生物实验室。”尹锡贤等多名韩国艺术界人士还呼吁:国民议会设立特别委员会,以阻止美军将炭疽杆菌等致命毒素带入境内。

自2015年以来,韩国民众发起多轮“抗毒”运动。但是,美军生化武器试验不仅没有撤出韩国,反而变本加厉地加速研发进程。

 

“朱庇特”计划意外曝光

乌山空军基地位于韩国京畿道平泽市,是一座供美国空军与韩国空军共用的军用机场。2015年4月,乌山空军基地收到一件由美国民用快递公司送来的普通包裹。

一名知情者向《韩民族日报》透露,包裹内藏炭疽杆菌样本,由美国陆军在马里兰州的艾奇伍德生化研究中心(ECBC)寄往韩国。

炭疽杆菌对人畜都具有高致死率,被美国疾控中心(CDC)列为“一级危险生物武器”。寄往韩国的致命包裹也将美军“朱庇特”计划推到镁光灯下。

经《韩民族日报》调查发现,2013年6月,美韩正式启动“美军联合力量韩国门户与综合威胁识别”(JUPITR)项目,代号“朱庇特计划”。

“建设监视网是为了对抗朝鲜可能发动的生物战。”美国陆军埃德伍德化学生物中心(ECBC)生物科学部负责人彼得·伊曼纽尔(Pter Emanuel)公开声言。

据韩国国防部2015年公开的信息,2009年至2015年的六年间,美军多次将炭疽杆菌等标本运至韩国,还进行了至少16次生物实验。

一系列“运毒”案件陆续曝光。据《韩民族日报》透露,早在1998年9月,驻韩美军基地就开始建立炭疽杆菌实验室,还从事比炭疽杆菌毒性强10万倍的A型肉毒杆菌毒素研究。

2015年,美军还向韩国引进了更加危险的鼠疫杆菌。同年7月23日,美国国防部发布题为“国防部无意间运送了活炭疽芽孢杆菌孢子”的报告,承认向日本、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意大利、德国和韩国等七个国家的86家实验室发送了“活炭疽”。

不久,驻韩美军在向乌山基地运送致命毒素“活炭疽”时,还发生了一起严重的配送事故。据美国《星条旗报》网站2015年6月15日报道,乌山空军基地有22人可能接触过样本,只好服用预防性的抗生素。

对于美军频繁的“运毒”事件,韩国政府表示并不知情。

“我们尚未收到美军的任何详细通报信息,以了解发生该事故的综合威胁识别实验室已经运行了多长时间,以及在哪里、使用了哪种生物制剂、以及使用了多少种生物制剂等。”2015年6月4日,《韩民族日报》援引一名国防部官员的话。

根据两国1966年签署的《驻韩美军地位协定》(SOFA)第九条规定,驻韩美军的军事物品可免于征收关税和海关检查。

时至今日,韩国政府仍对美军的“治外法权”束手无策。2020年7月28日,一名长期执飞美军专机的美籍空姐在京畿道华城市确诊感染新冠肺炎。

经调查,她于当月26日由美国经乌山空军基地入境韩国,并入住当地周边一家酒店,导致附近居民等面临社区感染风险。不过,根据《驻韩美军地位协定》,这名美籍空姐不属于韩国防疫部门规定的隔离对象。

美军生化武器研发丑闻首度曝光后,韩国民众纷纷走上街头抗议要求公开生化武器信息并撤走相关实验室。一时,韩国掀起反美声浪,其规模和激烈程度超过2002年两名中学生被美军装甲车碾死事件。

 

生物试验在抗议声中有增无减

为了平息韩国民众的不安和愤怒,2015年7月,驻韩美军还与韩国外交部根据《驻韩美军地位协定》(SOFA),双方成立专门小组委员会,并签署一项《共同建议》(Agreed Recommendation)文件,以防止再次发生生化武器泄露等类似事件。

“这些试验的目的只是防范生化武器袭击。例如,一旦发现有关活炭疽病传播的危险情况,美国军方便会采取行动。”2015年6月,时任美国国防部长阿什顿·卡特(Ashton Carter)一边道歉并承诺严惩相关责任人,一边为“朱庇特”计划辩解。

驻韩美军仍未遵守《共同建议》。据韩国《统一新闻》报道,“朱庇特”计划曝光后,美军不仅没有公开在驻韩美军基地进行生化武器实验的具体情况。

美军还变本加厉地在首尔、釜山、群山等地开设新的生物实验室。据韩国疾病管理部门2019年10月披露的消息,同年1月,美军向釜山、群山和乌山三座军事基地寄送了葡萄球菌类毒素等三种细菌。

韩国民众对美方的敷衍以及韩国政府的无所作为不满。

“我们再次要求韩国政府对非法运送毒菌和细菌试验展开调查,公开透明的信息,我们强烈要求关闭实验室。”2020年3月25日,韩国釜山民众再一次举行大规模抗议活动。

驻韩美军当即辩解称,生物实验只是“清除毒性的非活性细菌”,并不危险,上述项目也仅在釜山港八号码头和平泽基地的“汉弗莱营”运营。

美军生物实验室随后发布的公开招聘信息,却又证明上述辩解充满欺骗。从美军发布的公开招聘信息来看,生物实验室已扩展到首尔、釜山、大邱、东豆川、镇海、倭馆等多个美军基地。

美军还被指责“明修栈道暗度陈仓”。韩国JTBC电视台调查发现,“朱庇特”计划已更名为“半人马”项目。按照美军的计划,“半人马”项目将在2020年9月结束,此后将融入“综合早期预警机制”(IEM)。

种种迹象还表明,美方并没有将生化试验的具体情况告知韩国政府。对于驻韩美军的生化实验,韩国历届政府的反应均被批评为“雷声大、雨点小”。

“韩国国防部确实与美国国防部签署了一项协议,建立联合门户网站,用来监测生物武器。”一名韩国国防部官员向《韩民族日报》透露,建设生物监测网是一个“联合项目”。

但韩国《统一新闻》认为,“美国以合作为借口,单方面推行了生化研究项目。”

根据《驻韩美军地位协定》,美军向驻韩美军基地运输有害物质,必须事先向韩国政府通报,驻韩美军还必须遵守《生化武器法》《传染病预防法》等韩国法律。

不过,从《统一新闻》等韩国媒体的报道来看,驻韩美军并没有遵守上述规定。

当前,美军在韩国的生化项目仍将继续。驻韩美军多次辩解称,实验室所引进的生化武器检测系统只是为了地区安全,并非进行生化实验。

“我们担心,如果生物或化学试剂泄漏,将会造成巨大的人员伤亡。”一名釜山市民对《韩民族日报》表示。

釜山民众还组织“驱逐美军生化实验室对策委员会”,并呼吁文在寅政府不要再忍气吞声。

 

在一个350万人口的城市进行生物试验?

釜山是韩国第一大港口,全国第二大城市,拥有350多万人口。1980年,釜山港八号码头开始运营,驻韩美军的一座生化实验室就设在附近。

“美军的生物化学武器试验威胁了今世后代的和平,这不过是旨在实现美国利益的秘密恐怖行动。”2020年8月12日,一名釜山艺术家抗议说,“在拥有350万人口的釜山市进行危险的试验,(美方)完全没有考虑居民的生命安全。”

美军在釜山港的生物实验室三公里半径范围内,大约分布着20所小学和中学,周围还有大约30多座居民楼,以及联合国纪念公园,一旦出现生化材料泄露将给当地民众带来致命的伤害。

不少韩国民众对首尔化学污染事件仍记忆犹新。2001年5月,在首尔地铁6号线Noksapyeong站附近的地下水中,韩国环保部门发现大量甲苯等有毒化学物质,其含量超出安全标准四千多倍。

韩国环保部门怀疑,有毒物质来自美军基地内部的喷气推进剂。当时,首尔市政当局多次要求进入美军基地调查,但遭到驻韩美军的拒绝。

当时,韩国调查人员只能在美军基地附近的18处地下井出口取样。该事件过了十四年后,首尔的地下水污染进一步加剧,几乎覆盖了上述地铁站周围1.22万平方米的区域。

韩国民众担忧已成为美军生物实验的“小白鼠”。据《韩民族日报》透露,驻韩美军还计划进行一项实验,以检测释放到空中的良性微生物。

所谓“良性微生物”,是指生活在人体内并与人类具有共生关系而不会引起疾病的微生物,例如结肠杆菌。

“就像在美国一样,美国军方还计划在韩国的空气中释放对人体无害的良性微生物,并进行实验。”韩国医疗团体联合会(KFHR)政策主管金亨诚呼吁,“我们需要确保美军没有在良性微生物的外部实验中使用无活性炭疽病菌。”

韩国舆论怀疑,美军一直利用在韩军事基地从事对人体有致命伤害的病毒研究。

美国在韩生物实验室还被曝存在安全漏洞。据美国杂志《纽约客》披露,美国生物安全实验室的管理仍是“无组织的”,美军在乌山基地的实验室为二级生物安全实验室。但是,研究炭疽杆菌需在三级以上生物安全实验室进行。

“冷战后,美国从事危险病原体研究的实验室在全球急剧增加,意外泄漏、人员感染、盗窃等风险也在同步加大。”英国伦敦国王学院高级研究员菲利帕·伦佐斯、美国乔治·梅森大学生物安全专家格雷戈里·科布伦茨等专家撰文说。

 

全球范围广设生物实验室,人体病毒实验致多人死亡

美国在韩国秘密设立生物实验室,只是庞大生化研究项目的冰山一角。

“(美国设在格鲁吉亚的)卢加尔生物实验室里可能正在进行针对人体的致命实验。”2018年9月,格鲁吉亚国家安全局前局长吉奥尔加泽较早揭开“潘多拉”的盖子。

卢加尔生物实验室一家三级防护实验室,位于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的近郊区,由美国政府出资1.5亿美元从2007年开始动工。

2011年建成时,时任美国防长助理安德鲁·韦伯还出席了揭牌仪式。当时,除了美国中情局、美国军方的生化专家,一些美国大型医药和生物公司的代表也参加了揭牌仪式。

格鲁吉亚国家安全局前局长吉奥尔加泽进一步披露,卢加尔生物实验室进行人体实验在内的多项危险试验,包括将炭疽、布鲁氏菌病、登革热、刚果出血热、非洲猪瘟和寨卡病毒等作为生物武器的潜在病毒株。

卢加尔生物实验室还被曝使用蚊蝇、蝙蝠等作为宿主进行生物攻击试验,包括使用无人机将染病的昆虫空运到指定位置,再进行生物攻击传播病毒。

卢加尔生物实验室曾“把志愿者当作实验室豚鼠”,用于测试一种新的致命毒素。据格鲁吉亚国家安全部门披露的文件显示,2015至2016年间,至少有73名参加测试的志愿者死亡。

“没有人可以去检查卢加尔生物实验室,美军在严密守卫着这个实验室。”吉奥尔加泽说。

不少美军生物实验室已环绕在中国和俄罗斯周边。据俄新社报道,美国在乌克兰建立了15个生化实验室,包括一个鼠疫研究所,它在乌兹别克斯坦还建有8个生物实验室。

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拉木图的实验室,美军还储藏了大量鼠疫、霍乱、兔热病、炭疽和布鲁氏菌病等致命病毒菌株。

当前,美国在全球拥有两百多个军事用途的生物实验室。据《俄罗斯报》2019年1月15日的报道,只有设在25个国家的大约30个实验室被曝光,其余仍处于潜伏状态。

这些境外生物实验室完全受美方领导,由美国国防部相关部门直接下达指令,用于开展许多美国本土禁止的研究项目。

对外,美国政府一直声称在海外设立生物实验室的目的是进行生物监测、为发展中国家提供技术援助、防范生物武器袭击。不过,美军也因此获得研发用于运载生物武器的技术手段。

美方此举与《禁止生物武器公约》背道而驰。1975年3月,《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正式生效。

但是,该公约存在缺乏监督实施机制等致命缺陷,它既没有专门的常设履约执行监督机构,为数不多的工作人员也没有核查权限。

美国政府也一直拒绝赋予公约核查权限。2001年7月25日,美国在《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日内瓦特设工作组会议上,以“生物领域不可核查”“国际核查可能威胁美国国家利益和商业机密”“有利于工业间谍活动”等理由,拒绝接受经多方磋商而形成的公约议定书草案。

美国将《禁止生物武器公约》视为“橡皮图章”。《俄罗斯报》文章批评说,它一边利用公约来阻止它国谋求生物武器,一边以“生物监测”“防范生物武器袭击”为名进行生物武器研发。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