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频道 > 美景寻踪 > 国外景点>正文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时间:2019-03-25 18:15:39    来源:好热网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帕米尔高原地跨中国新疆西南部、塔吉克斯坦东南部、阿富汗东北部,目前除东部倾斜坡仍为中国所管辖外,大部分属于塔吉克斯坦,只有瓦罕帕米尔属于阿富汗。风光绝美震撼的帕米尔高原一直深深的吸引着很多旅行者,他们梦想有一日能千难万险想亲自踏上帕米尔高原一览那世间罕见的风光,体验那片高原上各族人民的生活风俗人情,而我就是这些旅行者当中的一员,只是把梦想变成了现实。

我计划从塔吉克斯坦的首都杜尚别出发,然后穿越整个帕米尔高原回到新疆喀什。

我必须先在杜尚别办理前往帕米尔高原的特别通行证,由于帕米尔是特殊地带,前往的旅行者按规定必须办理帕米尔通行证才可以合法的通行。帕米尔通行证的办理由杜尚别警察局负责,收费50索莫尼。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帕米尔特别通行证,简称GBAO许可证

帕米尔高原位于中国的西端,地跨塔吉克斯坦、中国和阿富汗,直到19世纪70年代一直属于中国。目前除东部仍为中国所管辖外,大部分属于塔吉克斯坦,只有瓦罕帕米尔属于阿富汗。

当时在清末时期中国和沙俄在帕米尔地区议定了双方划界的处理原则,但是后来沙俄联合英国私自瓜分了帕米尔 高原,当时中国清朝政府拒绝承认沙俄和英国对于帕米尔高原的瓜分,于是中国和沙俄两国军队沿帕米尔高原的萨雷阔岭对峙,1891年,沙俄出兵帕米尔,1892年进一步扩大侵略,武装侵占了我萨雷阔勒岭以西两万多平方公里的领土。清政府在帕米尔问题上坚持了原则立场:帕米尔属于中国。沙俄派兵强占并伙同英国私分帕米尔是侵犯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强盗行为,是非法的、无效的,中国政府绝不承认。中俄两国在帕米尔地区的分界,只能以《中俄续勘喀什噶尔界约》为根据,中国坚持此项权利,直到关于帕米尔问题得到最终解决为止。我国历届政府都没有承认沙俄对我帕米尔地方的侵占。十月革命后新成立的苏联政府也承认苏、中在帕米尔地区存在著边界问题。苏联解体后,这一地区为塔吉克斯坦实际控制。

一、危险之路:杜尚别到帕米尔首府霍罗格

从杜尚别前往帕米尔首府霍罗格镇全程有600公里,没有公交车,只能拼车前往。旅馆的工作人员帮我预定了一个拼车的座位,价格280索莫尼,前往霍洛格的拼车大多都是越野车,早上醒来,司机就来到旅馆接我出发。

车子到一个叫库洛布的地方会吃午饭,然后就一直沿着阿富汗、塔吉克边境的潘吉河(Panj River)行使。潘吉河用阿富汗的普什图语也叫喷赤河,俄罗斯语称赤河,是乌兹别克与阿富汗边境阿姆河的一个支流。这条河有1125 公里长,大部分在阿、塔边境。水源来自冰川融水,流向西南后转向北,最后又西南流,最终汇成阿姆河。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车一路沿潘吉河而上,河这边是塔吉克,对岸是阿富汗,车子行驶在塔吉克这岸边的公路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对岸阿富汗的村庄、道路、人、牛羊等。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对面阿富汗的村庄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对面阿富汗的村庄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对面阿富汗的村庄,阿富汗低矮的泥砖或石头民居村落都是背靠高山面朝河流,有的建在悬崖边上。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对面阿富汗的山路

兴都库什山下一条很窄的山道沿河把这些村庄串联起来,路上时而可见有阿富汗人的摩托车或毛驴,也可清楚的看到路上一母女二人在在匆匆的行走,也许她们在天黑前还不能赶到家。而我在塔吉克这边的路上也在匆匆的赶路,这边的路虽比阿富汗那边的好一些,但也越走越烂,600多公里估计要行驶15个小时,凌晨12点多才能到达霍洛格。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对面阿富汗兴都库什山脚下的山道。

阿富汗与塔吉克只有一河之隔。窄的地方只有几米宽,如果有人越境的话相当的容易,当然也一定会有不法之徒挺而走险,越境走私也曾在这里发生过。其中影响比较大的一次走私是2013年一个阿富汗公民划着 一艘自制的橡皮船上越过 Pyanj 河, 在一位霍洛格大学生的帮助下走私以300瓶伏特加为掩护,走私了大量的海-洛-因,后来升级到枪杀行动。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阿富汗人在悬崖峭壁上修路。有些地方本来没有路,但艰苦的阿富汗人仍不忘建设,硬是要在悬崖峭壁上开凿出一条路来。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想想看,这条山道修建起来是多么的艰辛,为长期生活在战火中的阿富汗人民这种艰苦奋斗的精神点赞。

车子行驶在塔吉克一侧的河岸边,我的手机却收先后到了中国联通发来的来自两个国家的信号,收到阿富汗的我好理解,因为比较近,收到俄罗斯的是为什么?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这个小村要被泥石流埋没,不,有个房子已经被埋下面了!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路过塔吉克一个美丽的小镇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遇到一座连接塔吉克斯坦与阿富汗之间的桥梁,这是沿线我看到的唯一一个连接塔吉克和阿富汗的桥梁两端都设有边检岗哨,据说还有一个由美国陆军工程兵团资助并由意大利公司建造的双车道大桥横跨在潘吉河上,具体位置应该是在下游的杜尚别以南,阿富汗昆都士以北,我所走的上游沿线都是高山峻岭,不可能修建双车道的大桥。话说大国就是两面派,一方面因为国家霸权把人家搞得民不聊生,一方面又伸出温柔的手安抚一下。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说完对岸阿富汗的道路,再来看看塔吉克这边的道路,虽然好一些,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塔吉克这边的道路,路上偶尔会遇到背着枪的士兵小分队,他们沿公路徒步巡逻。还遇见几次军用卡车,上面载有士兵,但里面似乎也有着普通服装的人们。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路上遇到的牧羊女,塔吉克放羊的都那么漂亮,你让我咋说呢?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夕阳映照在他们的身上,显得格外迷人。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继续沿河行使吧,话说塔吉克的穆斯林并不完全遵守教义,与我同乘并坐在后排的人有一男一女的,二人并非从一个住址上的车,开始也不熟悉,他们可能是在首都打工的霍洛格人,女的20多岁,话不多,男的30来岁,家有妻室儿女。一路上,他们逐渐的热乎起来,后来索性偷偷的用衣服掩盖着拉起手来,打破了穆斯林男女肌肤不亲的教义原则,男的想进一步动作可能被女方制止了,我为了不打扰他们就故意装作没看见。到了霍洛格后,司机先送女的回家,家里人半夜都出来迎接,然后又送男的回家。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糟糕,轮胎爆了,一路上,因为路不好,所以司机们都彼此照顾,无论遇到谁的车坏了,他们都会停下来主动帮忙,也许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培养了人与人之间的亲善友好、和谐互助的精神。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我从天亮走到天黑,我从白天走到黑夜,600公里,历经16小时,我终于在凌晨1点左右到了帕米尔首府霍洛格镇。司机帮忙喊醒了一家叫帕米尔的旅馆,旅馆是一个规模很大的院子,我住的地方靠近山脚下的那排房子,昏暗的灯光,陌生的环境,除了一个猫跟着我到了房间,一切都似乎是静止的状态。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知名的帕米尔旅馆,帕米尔旅馆就是这种石头屋,一个人10美金,也有每人7美金的床铺,但是整个旅馆除了我没有其他旅客,所以主人就只给我开了这个单独的房间,只收我9美金。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二、荒原上的天堂小镇:帕米尔首府霍罗格

昨晚半夜到了帕米尔首府霍洛格小镇,今早上醒来走出旅馆,我才发现我置身于一个美丽的荒原峡谷小镇里,位于潘吉河(喷赤河)与贡特河(Gunt River)的交汇处,海拔3720m,四周是光秃秃的荒山,但其间的小镇却绿树成荫,河水清澈。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贡特河从镇中心穿过,贡特河发源于上游帕米尔高原的叶什勒湖(yashilkul),这条河流是季节性很强,在冬季水位较低,但七月和八月,由于冰雪融化,水位就会增高很多。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帕米尔首府霍洛格小镇贡特河,河上有几座桥梁将两岸的居民连接起来,岸边的树木已经开始迎接秋天的到来,给小镇添加了几分浪漫的色彩。

这个小镇在1895年时还是个小山村,当时俄罗斯帝国与阿富汗之间的国界刚刚确定,俄罗斯在边界旁的小山村霍罗格修建了三座房屋和一个临时的兵营。后来俄罗斯修建了一条从奥什(Osh)到霍罗格的公路,但只能靠马和骆驼运送货物。 20世纪初,这里的住户不超过90户。俄罗斯当局为当地人口开设了一所学校和一所诊所。到了20世纪20年代中期,霍罗格成为戈尔诺-巴达赫尚自治州的行政中心并不断的发展壮大。第一座公寓建于1926年,1929年第一架飞机抵达霍罗格,两年后第一辆汽车到达该地。 1934年帕米尔高原第一座水电站霍罗格水电站建立起来。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此时的霍洛格的中心大街,霍罗格作为塔吉克斯帕米尔(坦戈尔诺-巴达赫尚自治州)的首府,这里几年前曾发生过一次震惊国际政坛的暗杀事件和武装冲突。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2012年,塔国家安全委员会前副主席阿卜杜拉•纳扎罗夫在7月21日晚间,在霍罗格市遭多名身份不明人员从所乘汽车中拖出,身中数刀死亡。塔国安委和内务部经初步调查,认为是该地的非法武装集团所为,但遭到对方否认。于是,塔吉克斯坦政府军24日与反政府武装在霍罗格发生激烈冲突,战斗共造成约200人死亡。当时反政府武装首领的一个儿子在激战中被打死,他本人和部分武装分子战败后逃往了阿富汗。针对这同一事件,而来自BBC的报道称:“帕米尔高原地区是在进行着一种族清洗活动,我们接触到通过卫星通讯的报告称,那里正在从空中轰炸这座城市,很多地方遭到破坏,当然平民是最多的受害者。”当时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的塔吉克斯坦大使馆门前,来自高原的帕米尔人举行了未经批准的集会活动,集会人员要求政府军立即停止敌对行动和从巴达赫尚州撤出部队。但据示威者称,大使馆要求防暴武力驱散示威者。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早上,大家走在上班的路上。

其实,这里发生的事件应该还是和民族文化矛盾有关,因为帕米尔人属伊朗语族民族,这个民族和我国的塔吉克族同属一个民族,被杜尚别官方认定为塔吉克人,但是他们普遍被认为自己是一个独立的民族,与塔吉克斯坦信奉逊尼派的主流塔吉克人不同,文化、血统、语言都不同。帕米尔人主要信奉伊斯兰教什叶派里面的伊斯玛仪派,在塔吉克内战中他们多数支持反对派且支持地区自治。在这种情况下遭到塔吉克斯坦政府种族清洗方式的迫害也不难理解,他们在政府军的打击下,一部分人不得不被迫作为难民逃入阿富汗,在杜尚别和塔吉克斯坦西部则遭到屠杀。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霍洛格大学宿舍。帕米尔人非常重视教育,小小的霍洛格镇就有大学、中学等各类学校数百所,音乐学校、职业技术学校、医务学校各1所。科研机构有塔吉克斯坦共和国科学院帕米尔生物研究所,文化设施有剧院、图书馆、博物馆、人民创作之家、俱乐部、电影院等。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帕米尔人很重视教育,这里会说英语的很比较多,英语比首都杜尚别的普及率要高。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霍洛格的小学生,这些小学生都很有礼貌,看见我走过,主动用英语打招呼,热情中带有腼腆,显得文质彬彬,长相都很帅气和漂亮。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路边等车的帕米尔女子。霍洛格虽然小,但是也有公交穿行,公交就像乌兹别克南部城市的那种小面的,镇里面无论到哪都只需1索莫尼。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抱孩子的帕米尔妇女。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帕米尔这里的羊毛制品比较好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母女两个有说有笑的走过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霍洛格唯一的大商场,这个市霍洛格最显眼的4层大楼,也是最时尚最豪华的商场了,她的对面就是巴扎市场和车站。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霍洛格的巴扎市场,热闹非凡。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霍洛格的巴扎市场,热闹非凡。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像砖头一样的面包。

由于时间关系,在帕米尔首府霍罗格虽然停留的很短暂,但这个美丽的高原小镇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小镇处于狭窄的河谷地带,一条清澈的河流从镇中心流过,哺育了两岸的人民。这地方让我想起了巴基斯坦的罕萨河谷,有很多象相之处,两地的人民都非常善良热情,两地的英语水平都超过自己国家的平均水平,良好的教育使两地人民的素质较该国其它地区偏高。只是这个小镇更加现代化一些,基础设施更好,但物价要高于罕萨很多。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霍洛格巴扎的停车场,我在巴扎市场的车站找到了一辆越野拼车,每人120索莫尼,计划从霍洛格继续我穿越帕米尔高原的回国之路。

旅行提示:

1、杜尚别前往霍洛格不到600公里,越野车需要行使15个小时左右,280-300索莫尼,副驾驶位置会更贵,但也不一定能约到,约车可以通过旅馆帮忙,也可以自行去市场拼车点找,不知道拼车点在哪就说“帕米尔”或“霍洛格”,地名他们都听得懂。除此还有飞机可以搭乘,但是由于是那种很小的飞机,座位有限,你很难买到机票,即使买到票,恐怕票价也不菲。

2、最好夏季前往帕米尔,那时候沿途景色更加宜人,秋冬车辆较少,拼车会有麻烦。

4、沿途车辆经常抛锚,遇到别的车抛锚司机也会停下车帮忙,直到修好为止,我们只能等待,入乡随俗,不能催促,沿途每天经过的车很少。

3、霍洛格有很多旅馆、民宿可以选择,网上也可以预订,但很多时候无需预订,除了7、8月,旅行的人少的可怜。

三、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之旅:帕米尔首府霍洛格--穆尔加布

我在霍罗格的巴扎市场找到了一辆当地的越野车,花费120索莫尼,计划从霍洛格和当地人拼车继续我穿越帕米尔高原的回国之路。

拼的这辆三菱越野车,司机是一个地道的帕米尔人,他为人和善、责任心强、有耐心、人缘好,他的英语非常流利。霍洛格在这个季节每天只有两、三辆这样的越野车前往穆尔加布,除此之外没有其它交通工具。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车子离开霍洛格不远的路口有一个羚羊的雕塑,我在吉尔吉斯也遇到很多个这样的羚羊雕塑立在路口,据说,这应该是高鼻羚羊,又名赛加羚羊,因有高高隆起的鼻骨而得名,主要分布在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等地,目前,世界范围内高鼻羚羊数量持续下降,已被《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列为濒危物种。这应该是唤醒人们对这一珍贵动物的保护意识。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路标显示,这里距离穆尔加布311公里,从霍洛格开始的这条路一直可以通往吉尔吉斯坦的第二大城市奥什,也可以通往中国的新疆,这就是世界著名的高山公路----帕米尔公路。这是我继中国新藏线、中巴喀喇昆仑公路之后踏上的第三条世界级的高山公路。马可·波罗曾从此走过,在他的书中这样描述帕米尔:“在帕米尔,火烧不旺,更不用说用它来取暖了”。马可·波罗当年骑马用12天走完全程,而我只用了2天就可以回到中国了。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这个涵洞有点像喀喇昆仑公路,这样的涵洞是不是非常眼熟?如果你看过我的巴基斯坦游记就能清晰地记得,喀喇昆仑公路上也有类似的涵洞,这是应付山体滑坡的设计。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沿途很多地道路遭到自然力量的破坏。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沿着贡河而上,河水无比的清澈,如海水一般呈深蓝色,滋润着两岸的树木,流动的河流和这些树木无疑让这些光秃秃的群山变得富有生命。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如果能抛开一切,来此过上与世无争的生活也不失是一种幸福。帕米尔高原并非我们想象的那样荒无人烟,有些地方由于高山雪水的滋润还会有良田美景,有村、镇,有热情善良的帕米尔人。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途中到一个村子接上一个提前预约的拼车者,司机称他是“Big man”,因为体格比较健壮,他们在村边路口小商店买了啤酒零食,为后面更艰苦的行程做准备。这里有的穆斯林已经被俄罗斯文化熏陶,对教义并不十分遵守,其他比较遵守教义的人也不会计较别人饮酒,以宽容的态度看待。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村上的孩子们,看到我在拍照,大人们就让他们站在一起拍照,拍完后他们看看自己在照片里的样子,很开心。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过了这个村子,以后的路就更加难走了,人烟也越来越少,沿途几乎没有了村庄,但会有一些放牧者留下的简陋屋舍。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我在路边发现了有一些类似玛尼堆一样的石头堆。玛尼堆是佛教里代表祈福保平安的含义,主要在路口还山口等地方出现,难道这里也有信仰佛教的人经常路过或生活在帕米尔?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那片平原叫做帕米尔,骑马要骑12天才能穿过。那里只有沙漠没有人,也没有绿色,因此旅人必须带上所有的必需品。这个地方太空旷了,连之鸟都看不到。——马可波罗 《马可波罗游记》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这一段路算不错啊,起码路面是硬化的。但大部分路段是碎石搓板路,行使过程中要用手抓紧扶手,否则颠簸的会让人很难受,一同拼车的一个妇女怀抱小孩,小孩在途中吐了邻座一身,邻座的人并没有生气,我开玩笑的对他说:You good luck!他大笑道:哈哈,good luck!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附近山上下雪了。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再走一段又是晴天。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帕米尔高原上的湖泊。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夕阳西下时,终于遇到一个小村子,一个厕所孤零零的长在荒地上,厕所不远就是村子。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到了一个途中吃饭的补给点,这个村子是过路的司机歇脚吃饭的地方,几乎所有在帕米尔公路上往来的车辆都会在这里补充体力,休息一下,喝点茶,吃点饭。以便开始接下来的行程,我们吃饭的时候遇到从奥什方向过来的一辆越野车,他们的穿戴与我在吉尔吉斯见到的传统服饰一样,高高地帽子,走进客栈吃饭,有进入了电影画面里的感觉。我和司机及其他拼车的帕米尔人一起吃饭,最后大家AA制付钱,和他们一起吃饭了解到他们有很多规矩,喝茶前第一碗要倒回茶壶,第一碗食物上来相互谦让,最后大家一致意见让给司机,吃完饭大家会同时用双手从上到下抹一下脸,这动作一方面说明吃完了,另一方面表示敬意!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晚上7、8点来钟,我终于从霍罗格到达了帕米尔高原小镇穆尔加布,行程300公里,耗时7个小时。

快到达穆尔加布时,远看小镇灯光点点,仿佛天空在黑色的山脚下零散的丢下了一些星星,帕米尔司机很负责任,确认我找到住处后才离开。住的旅馆叫Mansur Tulfabek,设施很简单,应该是穆尔加布最便宜的,多人间每人才4美元,2人间每人是5美元。当我问有没有WIFI时,他和司机都告诉我,整个小镇都没有无线网络。房主是个50多岁的中老年男子,当我问他现在旅客多不多时,他说现在的季节人很少,今天我这里只有两个人从霍洛格来的,这里的旅馆大部分都停业了,因为没有人。我问他晚上可能会冷吧?他就取来柴火和木炭,帮我生了炉火。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早晨的穆尔加布小镇炊烟袅袅。穆尔加布是塔吉克斯坦帕米尔(戈尔诺—巴达赫尚自治州)穆尔加布区的首府,海拔3650米,是前苏联最高的城镇之一。穆尔加布位于穆尔加布河谷的上游一片狭长的小盆地里,穆尔加布河养育了这里的一切生命。穆尔加布河从上游高山上的萨雷兹湖流下来,将这里冲击成穆尔加布河谷,顺着穆尔加河谷向东穿行就可以到达中国。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关于穆尔加布河谷还有一个神秘的传说:

十九世纪末期,有一个经营丝绸的吉尔吉斯商人在穆尔加布河谷露宿,睡到深夜,随着一阵狂风,便听到一声沉重的响声砸在货物箱上,他警觉地站起来,发现有个白色的圆桶,只有帽子大,但却很沉重。此时,四野阴黑寂静,他想到脚下的死亡之谷,于是怯从心起,不等天亮便急忙赶着骆驼队匆匆起程。天亮以后,商人惊喜地发现,这从天而降的圆桶制作精美,乃白银雕铸而成,到了莫斯科,经考古专家鉴定,这只用纯银精制的宝桶,上面有中国古诗和精美的花纹图案,是中国宫廷里稀有的宝物,并认为还应该有个与其花纹相配的银盖。

不久,这位吉尔吉斯商人雇佣了一名有经验的英国登山家,专程来到穆尔加布河谷,想寻找珍贵的银桶盖子或再发现什么宝物。他们仔细地巡遍了河谷,可是什么都没有。吉尔吉斯商人在失望中抬头上看,突然发现冰崖上好像有个洞穴,看清了那云雾缤绕的山洞,似乎洞口还有两个站着的人影。他们十分惊喜,却找不到攀上山洞之路,后来在成堆畜骨附近发现刀削的石崖上隐隐约约有攀登的痕迹,这启示他们去附近买了成百匹畜马,在悬崖下杀死剁块,依照痕迹,将马肉一块一块的贴冻在石壁上,然后踩着冻肉块攀登而上。当他们爬到山洞,看见洞中横躺着成百具中国官兵的尸体,还有一些箱子和包裹。这时,突然从后站起来一个毛面的高大怪物,大吼一声,狰狞地朝他们扑了过来。吉尔吉斯商人在惊怕中坠崖遇险,只有登山家侥幸的回了河谷。

尔后,英国登山家将探险经历写成的日记,予以披露,于是帕米尔神秘山洞之谜为举世所瞩目。有关专家认为,那个毛面高大怪物,很可能就是神出鬼没的所谓‘雪人”。至于中国军队,多少年来,却一直蒙着神奇的色彩。

据《旧唐书·高仙芝传》载:唐天宝六年(公元747年),吐蕃侵占了位于克什米尔北部的小勃律国,扼住了丝绸之路的通道。安西都护高仙芝奉唐玄宗命令,率兵马一万余,从龟兹出发,历时70多天,抵吐鲁番势力范围,经过激战,打败了吐蕃军,活捉了投降吐蕃的小勃律国王,使丝绸之路重新开放。然而,1200多年过去了,这支军队去向如何却全无信息?在英国登山家的日记披露以后,有人分析:高仙芝剩余军队很可能以后到了穆尔加布河中游以东地区,因粮草用尽,大雪封山而困死在那里了。但是至今,尚无资料实证,穆尔加布河谷悬崖的山洞中那成百具中国官兵的冰尸是否就是一千二百多年前高仙芝的军队?

公元1901年,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带着五名随员,通过帕米尔去古楼兰搜找文物,路经穆尔加布河谷时,曾留下他的助手盖伊凯去探搜那个神秘山洞之宝。当盖伊凯沿着马肉冻梯攀登到两百米时,突然一阵狂风裹着冰雪猛烈朝他袭来,他一脚踏空,落在半山腰一块突出的岩石上面。他还算幸运,厚厚的积雪救了他的性命,他挣扎的爬了起来,意外地发现积雪中露出一件光彩鲜明的锦缎袍子!但是他不愿再冒生命之险,便带着锦缎袍子匆忙逃离了山谷。(传说故事来源:《廿氏春秋》)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传说故事增加了几分穆尔加布河谷的神秘色彩,而这里不远的兰加尔一带确实是当年大唐时代高仙芝出兵小耶律经过的区域,并且在那里发生了激战,夺取了战略要地公主堡,高仙芝顺着穆尔加布河谷回国也是大概率的路径。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四、穆尔加布到卡拉苏口岸:我站在了中国的帕米尔高原上

我早上天刚亮就起床,计划从这里继续我的帕米尔之行,从塔吉克斯坦的帕米尔穿越到中国的帕米尔高原。

为了赶时间,我没敢吃早餐就匆匆徙步到镇东边寻找货运卡车前往塔、中口岸,因为除了货运卡车根本没有别的交通方式可以到达边境卡拉苏口岸(塔方称阔勒买口岸)。我必须在货车没有出发前找到一个愿意让我搭车的货车司机。

我在镇东荒凉的停车场上找到了一个货运卡车司机,他正要在一个刚刚打开门营业的饭馆里吃早餐,和他商量以后他同意搭乘他的卡车。饭馆的老板是一个年轻的回民妇女,和中国人长相没有任何区别,我也顺便吃了2个煎鸡蛋,喝了点茶。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我搭上了塔吉克司机的货运卡车,一路沿着穆尔加布河谷行驶,河谷一狭长的冲击平原,路很糟糕,都是沙土路或碎石路,有的地方只有车辙的痕迹。98公里耗时三个小时到达了塔方阔勒买口岸。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经过的一个检查站,要检查护照、签证和帕米尔特别许可证。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远远的望见塔方的阔勒买口岸了,我以为阔勒买起码上一个小镇,哪怕它很小,但它却什么村镇都不是,只是一个高原上的口岸,几处办公建筑毫无生机的矗立在雪山之下,荒原之上。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接近阔勒买口岸,几辆卡车已经在排队办理手续,这条路每天只有10来辆卡车通过,基本都是固定的司机往返于中国喀什和穆尔加布、霍洛格或杜尚别。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由于货车检查的比较慢,司机让我下车办理出境手续,大门口士兵先检查我的护照并用对讲机汇报后才放行。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这个牌子显示这里海拔4365米。出境需要登记盖章,在登记盖章办公室,他们向我要入境时的一张纸,我不记得从乌兹别克入境时给我锅什么纸,旁边的人就示意我给钱:“money,money”,我说:money,No!我解释道:我从乌兹别克泰尔梅兹来,入境没有给我任何卡,我的签证是北京大使馆发的,他们欢迎我来塔吉克斯坦! 这边盖章的在刁难,同时旁边的一个士兵又检查行李包,拿着我的剃须刀问多少钱,让我送给他,我说:NO!又翻出我的巧克力问是什么,我说进口巧克力,给你吧,他指指盖章的人,意思是给他吧,我把一个巧克力递给了办公窗口里面负责盖章的人,他们看没有什么油水可捞,只好给我盖了章,放人!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塔方界碑,2008年9月揭幕的中塔界碑。塔吉克斯坦一直到19世纪70年代都属于中国的领土。那时清朝实力较弱,今塔吉克斯坦地区逐步被沙俄强行占领,自此塔吉克斯坦区域慢慢脱离了中国的管辖,清朝政府丧失了对塔吉克斯坦地区的实际控制。

中塔两国分别于1999年和2002年签署了《中塔国界协定》和《中塔国界补充协定》。根据上述协定规定,双方成立了联合勘界委员会,并于2006年至2008年开展了实地勘界立碑工作。中塔双方在平等、友好、互助的基础上,共同竖立界桩101棵,新划归中国领土面积1000余平方公里。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此时中国入境口岸中午休息,大门紧闭,出了塔吉克海关,高原上温暖的太阳照在我身上,感觉一身轻松。但是我穿过两国交界区,到达中方的卡拉苏口岸大门时发现大门紧闭,工作人员此时已中午下班,我只能在海拔4千多米的塔中边界区等候入境回国。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中国界碑。

穿越危险之路:我目睹了帕米尔高原上的“地狱”与“天堂”

 

中国卡拉苏海关。

当我经过严格检查入境时,天色已晚,边检人员建议我今晚最好去塔县住宿,这里距离塔县只有1个小时的路程,明天再回喀什,因为现在很难找到去喀什的车。

走出卡拉苏口岸大门,在路边拦了个私家车,和他们一起拼车到喀什。

我望着车窗外的高山湖泊,这里仍是帕米尔高原,但这里属于中国,是中国的帕米尔。路过的湖边有一个旅游团在夕阳下仍不愿离去,他们架起长短不一的照相机,正在等待慕士塔格峰最美好的瞬间出现。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